인물
문집
서원
누정
고문서
학맥도

 

인물편 - 정곤수(鄭崑壽) -

 
생몰연대 :1538(중종 33) -1602(선조35)본관 : 청주(淸州)
호 : 백곡(栢谷)·경음(慶陰)·조은(朝隱)
별칭 : 초명 규(逵), 자 여인(汝仁), 시호 충민(忠愍) → 충익(忠翼)
활동분야 :
주요저서 : 백곡집(栢谷集)

策勳敎旨

王若曰 靑丘再造 寔賴命世之賢 白茅新加 庸攝疏功之典 緬懷遺烈 亟霈殊恩 惟卿忠義家聲 聰明性質 紹淸原之高節 幾葉箕裘 襲文愍之前徽 永世堂搆 早補黑衣之數 晩綴黃綬之班 龍頭擢科 一躍雲路 玉頂陞秩 遂躡天階 承綸藹惟允之稱 按節流勿剪之惠 在壬辰之初載 被島夷之內訌 以卿誠勤 從予播越 受戈雲夢 □抱由于之忠 負絏晉陽 不失高共之禮 粤未堪於多難 俾乃控于大邦 社稷存亡 屬之一箇 國家成敗 付諸北行 申包胥之哭庭 義動顔色 子叔齊之謀國 誠發言辭 疾聲祈父之呼 奮武王師之出 轟雷不及 一葦鴨水之津 穴蟻何逃 破竹箕城之壘 天威自此益振 國勢由是斯張 旋乾轉坤 不世之績 復禹興漢 伊誰之功 謂篤不忘 欲報之德 謙謙素履 益著於暮年 耿耿丹心 忽先於朝露 天奪之速 予懷之悲 備嘗險阻艱難 惟予與爾共國 富貴爵祿 或存而亡念 紀績於旂常 尙賁儀於泉壤 肆策勳爲扈聖功臣一等 超三階爵其父母 妻子亦超三階 無子則甥姪女壻超二階 嫡長世襲 不失其祿 宥及永世 仍賜奴婢十三口 田一百五十結 銀子五十兩 表裏一叚 內廐馬一匹 至可領也 於戲 霖雨丹靑之佐 未究登庸 山河帶礪之盟 庶保終始 咨爾英爽 式克欽承 故玆敎示 想宜知悉

賜祭文

維萬曆三十年歲次壬寅十二月戊子朔初二日己丑 國王遣臣禮曹佐郞李順慶 諭祭于卒西川君鄭崑壽之靈 惟靈 名家毓秀 偉人間出 惺愡俊拔 在古寡匹 惟孝且友 餘力詩書 以富厥畜 英含華咀 摘髭馬榜 藉甚名聲 繼占龍頭 高步雲程 佩符詠麥 握節歌棠 畀之虞允 長諸殷庠 秉禮春官 正色薇垣 歷試皆績 簡注方勤 擢置貳卿 屢陞峻秩 始終匪懈 夷險一節 昔者西遷 從予執靮 惟時艱虞 國無津泊 百年王業 一隅龍灣 社稷存亡 呼吸之間 捧奏請援 專對何人 惟卿克忠 國耳忘身 血誠回天 帝赫斯怒 出師征之 復我疆土 荷天之靈 賴卿之忠 得有今日 予何忘功 方圖策錄 以答勳烈 那知一疾 永棄簪笏 昊穹不惠 奪我何速 唐鑑之亡 漢柱之折 念及山河 悲深喬木 特從禮窆 哀榮雨極 爰遣宗祝 用奠菲薄 予情非淺 不昧攸識

賜祭文

維萬曆三十二年歲次甲辰十月丁未朔三十日丙子 國王遣臣禮曹正郞閔汝任 諭祭于卒贈議政府領議政鄭崑壽之靈 惟靈 蟬聯茂族 天賦令器 博學雅望 鮮有倫比 擢占龍頭 威鳳翽翽 金貂玉節 輝映中外 宗祊厄會 島夷猖獗 卿奮孤忠 從予播越 控于大邦 惟卿是賴 包胥善哭 子産專對 天心昭格 王旅雷震 國命維新 凶醜遠遁 扶顚濟急 倬乎其烈 稽賞逾時 予甚慙惕 陟于功宗 委以勳藉 彝章方擧 天奪何速 愴焉疚懷 命秩斯崇 麟閣雖開 繪像無從 方壇禮成 諸勳畢來 儀形莫接 循顧增哀 爰命宗祝 用致菲儀 幽明一理 靈其格思

祭文

嗚呼哀哉 深沈之質 吾知其爲器 操守之學 吾知其切已 至於明白坦夷 表如其裏 使擧世之人 感知飽德而慕義 愈久愈親 亹亹不已者 唯閤下一人而已 綿絮之溫 可以爲衣 菽粟之味 可以充飢 士無賢不肖 皆願執箒於門墻之下而爲之依歸焉 若夫居家之誼 立朝之節 一世仰之 史氏書之 非一介之士所得擬議而稱說 一哭秦庭 天子爲之動容 寇賊以退 社稷以存 公不以爲功 出爲公卿 入爲寒士 求古人而猶難 在閤下則餘事 念先君汎愛容衆 而必親於仁賢 風樹餘生 奉先訓以周旋 出入考德 凡幾年矣 不肖倚之如父如兄 而公視之如子弟 入我室而見我母 存沒眷眷之意 終始不替 在南紀而聞訃 母子相對而揮涕 祖道將啓而始來 攀素車而莫逮 懿德柔聲 終不得而復接 具一斝而悲嚔 嗚呼哀哉

祭文

嗚呼我公
氣溫質良
藍王比德
碧梧竝長
妙齡秀發
績德抱藝
公車屢困
不懈益礪
萬里鵬程
豈跼微官
大庭奉對
衆目聳觀
果擢第一
爲董爲賈
身登雲梯
名播日下
珥貂顯秩
懷章大府
邑黔歌之
杜母召父
再攬范轡
志存澄淸
入司喉舌
夙夜殫誠
遂膺寵擢
位晉亞卿
公之祖先
紀功開國
公實胄孫
疏封世襲
旣贊兵政
旋長諫垣
追惟壬辰
胡寧忍言
島夷搆禍
兵塵漲天
倉皇奔迸
龍馭西遷
執羈以從
與公相編
鴨江一隅
抆淚相視
虜氛日逼
乾淨無地
我兵脆弱
交鋒輒北
控訴天朝
請救斯亟
公膺專使
痛念主辱
包胥哭庭
上格帝聽
師出穰穰
疾若響應
威聲所曁
已策全勝
特眷公勞
峻擢九命
天兵齊奮
捷奏斯洊
塵淸北漢
海晏南甸
崆峒仙仗
旣還舊京
金甌復完
公績愈明
議扈駕功
稟旨聖聰
王曰兪哉
元勳實公
疇功定次
待公而決
屬有美疢
五旬斯浹
方期勿藥
上副倚毗
胡遽溘然
馭箕長辭
班行流唁
闤闠騰哀
佇繪凌煙
乃就泉臺
喬峯驟殞
偉棟永摧
嗚呼哀哉
公之禔身
恬靖可尙
叔則令姿
巨源雅量
溫然若傷
公實有之
恥言人過
舍公其誰
在家飭行
接物以寬
歛此衆美
束之一棺
算遠造促
孰究其端
嗚呼哀哉
猥托寮寀
周旋疇曩
續値時危
誓心同奬
肺肝相示
塤篪迭倡
日望昇平
談笑追懽
今焉已矣
有淚闌干
芳醑在觴
肴果扶檠
公神少留
鑑我中情
嗚呼哀哉

祭文

嗚呼相公
何遽至此
嗚呼相公
何以不起
念余小生
早陪杖屨
忘年交契
已及四紀
中外遊從
紛不可記
最難忘者
同泮之事
對床而語
交足而臥
磨肥戛骨
凡幾日夜
飮酒歡謔
儀有所失
以余之故
竝被齋罰
追思一哂
怳若隔世
立朝先後
昇沈相繼
歲在龍蛇
遭罹陽九
扈駕灣州
兩箇白首
戎衣抆淚
仰天無言
公時奉使
請兵帝閽
歸來復命
余亦入侍
出而相賀
繼之以戲
生還舊京
僦屋隣居
宂忙所縻
過從甚疏
公嘗勸余
築室南麓
沒齒優游
與同朝夕
誰謂斯言
已落泉臺
孱生孑孑
萬念都灰
事有不理
問吾伯始
久而能敬
依吾晏子
警余之惰
矯余之輕
相愛之誨
有同弟兄
朝廷耆德
士林宗善
今其已矣
何處得見
隱映丹旌
臨湍之下
瞻望長號
有隕如瀉
九原之會
不遐而邇
聊且相訣
薦此綿漬
嗚呼哀哉

祭文

嗚呼痛哉 先人遺體四人 而先伯先姊 旣已早世 在世只有我兄弟兩人 而相依爲生 手足不足以擬其如 而兄又遽至於此 惸惸殘形 將何以爲心於餘生也耶 以兄之懿德峻行 竟不食天之大報 天道如何 神理如何 官一品之崇 而不得展素志 壽六十之餘 而不得究遐齡 家乘世譜 起草五十年 而竟不復於亂燬之餘 義宅有志而莫遂 園亭郊墅皆有記 而不得一日之享焉 豈皆愚騃子弟所得奉承遺志 而可以繼述成就者耶 雖晩歲蕭然獨坐於家 無所爲於時 而擧世仰之 士林依之 內外門族 不問親疏遠近皆共戴 若北斗泰山 倚而爲重 蓍龜之靈 山澤之滋 其有裨於世道家庭者如何 而如山之頹 如梁之放 忽忽不可以及焉 則深悲大痛 豈獨爲一家之私也 亂離顚沛 扶扈日駕 感動天心 恢復三都 勳爲第一 記功鍾鼎 鐵券將成 疾病乘之 停勘閱歲 必待病間 聖敎丁寧 聞者感涕 而竟不得延一日 以留麟閣之形 此又滿朝之所共悲 而宸聽亦爲之驚痛 至於行路愚智 咸莫不曰元勳喪矣 耆舊亡矣 德人逝矣 仁者已矣 無問識與不識 莫不咨嗟涕洟 是孰使之然哉 四十年抱病之弟 一生長在呻吟之中 而每仰覿吾兄 德容充粹 神和氣盛 又積德之厚 爲世所服 必受陰隲 當享壽考 不惟子弟之所恃 人人皆以爲信 每意吾必先兄 而兄何以爲心於吾沒之後 孰謂可恃者莫恃 當必者不必 而使弟反爲兄之不能爲者耶 兄則漠然不知 而弟獨含疚懷痛 深酸永苦 吾於平生 凡有所不平 則必訴於吾兄 今復誰訴於此懷乎 兄病八十日矣 精神日益爽 而眼目日益朗 思慮日益精 而笑語無減於平昔 雖疾痛之苦 飮食之廢 爲子弟之深憂 而有所恃而不以爲疑 竟不能保其所恃 終有如此如疑如夢之痛 已矣乎已矣乎 忍言哉忍言哉 天竟奈何 神竟奈何 兄竟奈何 弟竟奈何 茫茫夢夢 悠悠冥冥 旣無神而無信 又孰徴而孰詰 自此未死餘年 盡是思兄之日 雖復少活 亦何足以爲生之樂耶 餘生無幾 而地下他日 果有相聚之樂 有同此世 則信乎其悲者有限 而其樂者無窮期矣 亦不知吾兄今日果與先父母先兄姊 相聚而樂 有如吾他日之所期也耶 其然乎 其不然乎 已矣乎已矣乎 自此豈復有一毫餘念於此生也耶 目枯口 咽哽胸塞 難聲之哭 不文之言 豈足爲吾兄未亡之鑑也耶 已矣乎已矣乎 痛焉哉痛焉哉

祭文

嗚呼相公 孰不曰德人焉 慈祥惻怛 性於天 愷悌樂易 形自然 孝友睦姻 無幾乎人不間於昆弟之言 順德之推 隨上下大小 惟所遇而皆敦 好人之善而若已有之 錄諸肝肺而不沒 惡人之惡而容而隱之 何嘗一掛諸齒舌 寧失於厚 事之稍涉於薄者 衷所不忍 寧過於寬 量之少傷於隘者 心所實憫 惠可以及物 不惜乎損傷在已 力可以濟人 無憚乎勤勞在此 不屑屑於進退 所自盡者悃愊 不斤斤於取舍 所自布者懇惻 大勳由已出 未嘗形自有之色 時權不我近 深以爲自安之地 切好古之思而奈何於生晩 常要致天下之書冊 目不離於文字 篤親親之恩而痛雲仍之昧本 必須究三韓之譜系 屬萬姓之氣脈 嗚呼 此乃相公之實德 人所共知而咸服 至於崇秩巍班 不必有德者皆居 何足爲相公之榮達 細行小節 自是厚德中流出 何足爲相公而稱悉 賤生贅門 積被眷恤 每承提誨 惻惻辭氣 云亡此日 私痛曷旣 適緣勢礙 未遂壙訣 酌以伸哀 敢冀臨格 嗚呼哀哉
아, 상공이시여. 그 누가 덕이 있는 사람이라고 말하지 않겠습니까. 인자하고 간곡함은 인성에 근본하였고 공손하고 화락함은 형모가 자연 그러하였습니다. 효도하고 우애하고 친족간에 화목하여 형제들의 칭찬하는 말에 사람들은 이론을 제기하지 못하였습니다. 순한 덕을 미루어 상하와 대소에 따라 오직 만나는 일마다 모두 돈독히 하였습니다. 남의 선행을 좋아하여 자신이 가지고 있는 듯이 여기시어 마음속에 기억해 두고 잊지 않으시며 남의 악행을 미워하되 용납하고 숨겨 주셨으니 어찌 일찍이 한 번이라도 입에 올렸겠습니까. 차라리 후함이 지나쳐 잘못될지언정 일이 조금이라도 박함에 해당하는 것은 마음에 차마 못하였고, 차라리 너그러움이 지나쳐 잘못될지언정 도량이 조금이라도 좁음에 손상되는 것은 마음에 실로 민망히 여기셨습니다. 은혜가 남에게 미칠 수 있으면 자신에게 손해됨을 아까워하지 않았으며, 힘이 남을 구제할 수 있으면 자신이 수고로움을 꺼리지 않았습니다. 진퇴에 급급하지 않고 스스로 다한 것은 정성이었으며, 취사(取舍)에 연연하지 않고 스스로 편 것은 간곡한 마음이었습니다. 큰 공훈이 자신으로 말미암아 나왔으나 일찍이 공이 있는 기색을 드러내지 않았으며, 권력가들이 가까이하지 못하게 하여 깊이 스스로 편안한 곳으로 삼으셨습니다. 옛 도를 좋아하는 생각이 간절하나 늦게 태어나 어쩔 수 없으므로 항상 천하의 서책들을 구하여 눈에서 문자를 떼지 않았으며, 친척을 친애하는 은혜가 돈독하였으나 후손이 근본을 모르는 것을 애통하게 여기고 반드시 삼한(三韓)의 계보(系譜)를 연구하여 온갖 성의 기맥(氣脈)을 연결하였습니다. 아, 이는 상공이 실제로 간직한 덕이니 사람들이 모두 알고 함께 탄복하는 바입니다. 높은 품계와 큰 벼슬로 말하면 반드시 덕이 있는 자가 모두 거하는 것이 아니니 어찌 상공에게 영달이 될 수 있겠습니까. 작은 행실과 소소한 일은 자연 후한 덕에서 흘러 나온 것이니, 어찌 상공을 위하여 일일이 다 말할 것이 있겠습니까. 천한 시생(侍生)은 문하에 췌객(贅客)이 되어 오랫동안 사랑을 입으며 언제나 지도와 가르침을 받았사온데, 그 말씀이 간곡하고 간곡하였습니다. 오늘 별세하시니 사사로운 애통함을 어찌 다하겠습니까. 마침 형편에 구애되어 무덤에서 영결하지 못하옵고 술잔을 올려 슬픈 마음을 펴오며 감히 굽어 강림하시기를 바라옵니다.
㰡”국역여헌집㰡• 민족문화추진회

祭文

嗚呼 古人有言曰 可欲之謂善 有諸已之謂信 其爲人也可愛而不可惡 斯不可謂之善人乎 可與爲善而不可與爲惡 如鷺之必白 如烏之必黑 斯不可謂之信人乎 吾於大夫見之矣 噫 斯人也今不可得而復見矣 安得不失聲而長號 沈痛以永懷耶 嗚呼哀哉

祭文

嗚呼哀哉 深沈之質 吾知其爲器 操守之學 吾知其切已 至於明白坦夷 表如其裏 使擧世之人 感知飽德而慕義 愈久愈親 亹亹不已者 唯閤下一人而已 綿絮之溫 可以爲衣 菽粟之味 可以充飢 士無賢不肖 皆願執箒於門墻之下而爲之依歸焉 若夫居家之誼 立朝之節 一世仰之 史氏書之 非一介之士所得擬議而稱說 一哭秦庭 天子爲之動容 寇賊以退 社稷以存 公不以爲功 出爲公卿 入爲寒士 求古人而猶難 在閤下則餘事 念先君汎愛容衆 而必親於仁賢 風樹餘生 奉先訓以周旋 出入考德 凡幾年矣 不肖倚之如父如兄 而公視之如子弟 入我室而見我母 存沒眷眷之意 終始不替 在南紀而聞訃 母子相對而揮涕 祖道將啓而始來 攀素車而莫逮 懿德柔聲 終不得而復接 具一斝而悲嚔 嗚呼哀哉

祭文

嗚呼哀哉
河嶽釀靈
散爲豪英
公生南國
實鍾其精
溫其如玉
愷悌慈良
曰伯曰季
蘭薰一堂
公蚤出繼
聿來于京
才調夙就
燁燁華聲
聯翩庠塾
久遊兪門
學業日進
餘事績文
擇交輔仁
唯取勝已
晩從陶山
依歸有地
受戒忠信
擬以勿墜
歲丁辰年
凶變竝至
參情合禮
式遵師旨
毁而不滅
神明所相
聞覿起敬
孰不歎奬
嘗謂系籍
寔關宗法
先代譜牒
悉加纂輯
紀德敍行
積卷成軸
瞻之几案
左右洋洋
宛承警欬
不翅羹墻
凡今之人
固所罕能
孝思維則
此焉足徵
豈但貽厥
亦裨風敎
旁通諸氏
毫髮可考
戶屨恒滿
叩迷質疑
了辨如響
人視蓍龜
通塞有命
懷寶竢時
賢關薦名
薄試祿仕
蠖屈奚久
俄掣鎖驥
魁躔彩動
恩光鼎來
緋玉聳觀
天路正恢
矩矱異度
寧求同器
分竹數城
盡在我耳
無芥纖毫
隨分自適
四壁如水
黃卷萬軸
布衣蕭然
一視窮達
婚喪貧疾
救如不及
愛人如已
唯公之獨
親舊涵恩
隣井感德
咸曰賢哉
智愚同辭
有弟就徵
鸞鳳交儀
友于融融
春盎可掬
動慕古義
足範衰俗
標榜驚世
鮮脫指目
公終無玷
是曰守正
出按關嶺
甘棠留詠
入司喉舌
唯允稱職
簡授海伯
民饑是急
付畀者重
寵以陞秩
激厲盡瘁
原隰靡遑
一疾仍痼
乞身解章
歸來杜門
調養珍藏
竟見勿藥
更紆殊恩
參兵未幾
旋長薇垣
兵塵忽起
龍馭西巡
執羈而從
閱幾艱辛
罄竭心膂
懈昕夕
雖當顚沛
詎忘藥石
乞援上京
持節蒼皇
九頓七哭
誠格天王
百萬迅發
山河動色
次第掃淸
三京乃復
再造權輿
實由公行
九命荐加
赫矣褒榮
沐浴休光
已及一紀
元功錫號
昭代盛事
分茅未擧
公病遽篤
須公乃斷
聖敎如日
食德未竟
遐算何促
九重震悼
士林嗟惜
天終不憖
殄瘁痛結
嗚呼哀哉
芳隣聯陌
分閈西東
我在丱角
公已成童
我纔成童
公則弱寇
忘年托契
同好甚歡
蓬麻取直
在我偏得
屈指光陰
倏焉半百
交情友道
終始無虧
手中雲雨
彼何人斯
共立淸朝
胥勖忠規
末路風塵
時有聚散
古劍相照
肝膽寧間
去歲湖上
我營小築
肩輿遠訪
一絶留壁
常目不忘
銘佩在臆
公遭喪明
病緣哀過
沈綿蓋久
閱盡秋夏
我往問疾
公已臥席
見我蘇豁
笑談如昔
握手敍懷
洞見心曲
語及時艱
迭嗟仰屋
曾卜南郊
逝將告老
示我記文
病裡所草
瓊琚照眼
起我幽思
擬待公起
與公探奇
那知是日
此生永訣
跡遠城市
賤疾又劇
奠不親斝
葬未執紼
叫天茫茫
惝怳哽塞
念昔仁里
交遊已盡
惟公與我
尙保舊分
今又失公
白首何歸
重逢不遠
泉下爲期
典刑尙存
可稽信筆
卽圖褒功
會有麟閣
他何容贅
只瀉衷情
願言來右
歆我一觥
嗚呼哀哉

忠賢祠安祭文

於惟我公
令聞令望
雪谷雲仍
寒暄宅相
早得依歸
退陶之門
金昆玉季
主盟斯文
孝友忠信
進德修業
歲在龍蛇
鑾輿播越
羈靮賢勞
暴露風塵
幹事江南
至誠感神
血泣之誠
皇勅褒嘉
秦庭之哭
尙書興嗟
克復三京
伊誰之力
帶礪盟成
公居第一
功存社稷
澤及生民
尙德報功
禮合明禋
矧玆吾鄕
典刑難忘
揭虔妥靈
忠賢舊祠
神其來格
無斁於斯

挽辭

雪谷韓山義弟兄
兩家交好世相賡
過從縱罕情非淺
簡札時開眼倍明
共說高門聯玉樹
久知遺訓勝金籝
邇來親舊皆泉壤
衰白人間獨此生

挽辭

溫如良玉素如絲
行路平生任坦夷
年紀相忘傾晩契
心期偏篤扈邊陲
勳名畫閣恩方佇
泉壑藏舟世忽移
沈痛銜杯論舊處
不堪和淚奠深巵

挽辭

元老多淪喪
斯人亦已焉
荒涼耆舊傳
悽切角弓篇
餘事麒麟煥
孤忠日月懸
新年寢門淚
寄灑臥牛川

挽辭

一識西川定晩交
柱天勳業自皇朝
催成白玉樓中記
未了丹靑閣上描
垂盡殘生皮骨
頻聞舊友亡抛
人間無復恩地
痛哭題詩一號

挽辭

大庭夙重龍頭選
鵷列爭瞻九命尊
一疾翩然返仙籍
巫咸無處可招魂
執靮西巡淚共揮
舊京欣覩六龍歸
塵淸未享昇平樂
談笑同堂願已違
包胥當日哭天庭
却賊專憑上國兵
眷重元勳公忽逝
凌煙遺跡謾崢嶸
童稚相知便任眞
逢君每喜宿心親
白頭此日朱絃斷
淚灑山陽笛裏人
問疾傷心隔幾晨
哭君俄値歲華新
叨參試院因王事
未作都門執紼人

挽辭

折桂蟾宮第一人
勳藏盟府是宗臣
時危執靮思扶漢
主辱御綸爲哭秦
五鼎食兼榮饌玉
三公秩視禮均茵
眼看數子趨庭日
首頷諸孫問寢晨
方向麒麟留繢像
那知鵩鳥集承塵
齒踰易卦堪稱壽
德合詩經自保身
老雁拆行難弟泣
孤鸞照影翠眉顰
雍容氣色欽風采
愷悌襟懷想雅馴
鳳穴巢空雲隱羽
龍門劍失水沈鱗
絶絃琴帶蟲絲罥
推案書餘燭淚新
作誄可無靑史筆
漬綿還有素車賓
易名不翅征西子
應遣樵童敬石麟

挽辭

聖代登揚六十春
風儀元自式朝紳
愽聞強記才無比
應物推誠性亦眞
負靮不辭多難日
銘鐘還屬中興辰
丹靑政煥麒麟閣
只欠當時第一人

挽辭

龍頭峻選擅文章
封到西川乃肯堂
間世聰明該典故
出天良善服朝行
秦庭淚盡名聲遠
漢閣勳遲鬢髮蒼
來未鹽梅去箕尾
忍令丹扆慟云亡
賢愚皆悅一崔羣
況我交情老更敦
警悟盈盈如水湧
慈良藹藹邁春溫
平生口不言人過
晩節心唯報國恩
木稼今年悲殄瘁
家聲猶幸卯君存

挽辭

早以壺峯故
頻承長者顔
通人識悃愊
薄俗化愚頑
魁甲當強仕
勳封綴上班
芬華由善積
福祿豈神慳
喪亂思辰歲
倉皇出酉關
腥塵暗華岳
淸蹕住龍灣
痛哭申包去
男兒南八攀
秋寒生鴨水
落日下遼山
絶塞聊偸命
延時只待還
回天視公舌
成事愧吾孱
可惜宣茅土
翻多在草菅
精忠耿猶昨
知不負恩頒

挽辭

今代論耆舊
斯人長者風
策名龍榜首
通籍虎關中
玉節分唐臂
銀臺侍舜瞳
臨危執羈靮
補闕效誠忠
謁帝秦庭哭
勤王漢室功
勳班崇一品
優禮視三公
形像丹靑逼
家聲德義豐
懽娛子女竝
友愛弟兄同
存沒君恩大
哀榮士望隆
傳家遺表在
報國壯圖窮
天上羣仙會
人間萬事空
鄭莊賓客地
回首淚盈瞳

 

 挽辭

曾是龍灣扈從臣
秦庭哀哭感蒼旻
誰知羈靮塵埃日
還見山河帶礪辰
未及元勳勒鐘鼎
謾留遺像畫麒麟
西郊殘雪丹旌遠
病裡空敎淚滿巾

 

돌아가기

Copyright ⓒ 2004 국제퇴계학회 대구경북지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