인물
문집
서원
누정
고문서
학맥도

 

인물편 - 김융(金隆) -

 
생몰연대 :1549(명종4) -1593(선조26)본관 : 함창(咸昌)
호 : 물암(勿巖)
별칭 : 자 도성(道盛)
활동분야 :
주요저서 : 물암집(勿巖集), 삼서강록(三書講錄).

贈通政大夫 承政院左承旨兼經筵參贊官

先生諱隆 字道盛 姓金氏 自號勿巖 其先咸昌人也 咸昌之金 始於古寧伽倻王 後世有諱鈞 爲監察御史 御史生祿 文司宰主簿同正 同正生仁 衛尉承 衛尉承生鏡高 小府寺承文林郞禮賓同正 同正生鏋 國學祭酒 寶文署學士 學士生中正 成均祭酒 祭酒生龜 匡正大夫 門下評理兼判禮儀寺事 評理生重瑞 重瑞爲靖勇郞將 郞將始徙榮川郡東新川里而家焉 是生戶曹參判爾音 以文學行誼顯 有至性 親喪廬墓下 日三省 墓左右杖跡成路 時稱三路先生 太宗朝旌于閭 卽先生六代祖 是生副正續 副正生漢珍 仕爲東萊縣令 連世載德 蔚爲名族 曾祖諱諟敬 典牲署主簿 祖諱龜息 全州敎授 考諱應麟 司宰監參奉 妣玄風郭氏 參奉子保之女 以嘉靖己酉十二月二十九日生 幼潁悟莊重 屹若成童 稍長 已知事親之道 出入必告 承順無違 志好讀書通大義 年十四 從鄕先生嘯皐朴公學 終日讀書 無惰容 言語行止 沈靜端雅 見者已以宿儒目之 於書必溯流窮源 極其歸趣 嘯皐甚器重之 嘗語人曰 此兒終成大人 時退陶先生倡道東南 羣彦風從 先生遂負笈往從之 時年十八 嘯皐以詩送之曰 十五男兒志 三千弟子行 指南玆路直 鞭策莫棲遑其期望深矣 先生旣親有道 益聞內外賓主之辨 慨然有求道之志 嘗賦淨友堂詩三絶以見志 凡有問難 輒直窮到底 隨手箚記 名以講錄 傍通筭法 窮天地度數 先生深加歎賞 益以向上事業提誘之 其歸 贈詩云 君身政似鱗將變 我學還如胾未嘗 歲晏送君歸勉業 寒齋塊處意偏長 其奬勉如此 又貽書曰 君看文字細密 儕輩中鮮有其比 曾所誤看處 因君開發多矣 又曰 算法甚似簡徑 在此諸人 皆不能知 恨不及君在時 得此法而究明之 然會當因便請敎也 ...

 

墓誌銘

咸昌之金 派分於紫纓 爲世赫閥 其始居榮川斗巖里者曰重瑞 是生觀察使諱爾音有孝行旌閭 高祖諱漢珍 東萊縣令 曾祖諱諟敬 典牲署主簿 祖諱龜息 全州敎授考諱應麟 司宰參奉 妣玄風郭氏 參奉子保女 公諱隆 字道盛 自號勿巖 生嘉靖己酉 歿萬曆甲午 享年四十六 葬于杜稜洞書堂之後岡 公生有異質 幼從鄕賢朴嘯皐學 甚見器重 及遊退陶門下 慨然有志於性理之學 每有問難輒直窮到底 先生以爲儕輩中鮮有其比 其和詩 有君身政似鱗將變 我學還如胾未嘗之句 先生歿申心喪三年 不使母夫人知 母夫人覺之 每食別具素饌以與之 於學直前擔當 不少撓 讀書以窮理 勵行以守身 規模詳密 日不暇給焉 其事親也 日具冠帶晨拜之 孜孜甘旨之外 專以慰悅爲事 參奉公畜娼物 公力爭猶不聽 至或拂衣起 公起敬起孝 悅而復諫 竟出之 辛卯 丁內艱 葬祭一依禮文 廬于墓 三年不下家 僕隸化之 篤於友愛 財産則推與 勞費則自當 一家之內 怡怡愉愉 人無間言 與人交 善者勸之學 不善者責之 旣改則喜曰當如是 刑于妻御于家 睦于族敬于鄕 無不盡其道 至於憂時懇懇 發於吟詠 許荷谷篈謫甲山 公有詩曰 十年帷幄無奇策 盡出書生戍塞城 士林傳誦 行義益著 名動中外 癸巳 被薦爲集慶殿參奉 旋有擢用之命 命下而公病矣 誠假之以年 其所就豈易量哉 卒使之壽未遐 學未終 才未售 嗚呼 天可問耶公下世今五十年 鄕人之景慕愈深 累以孝行聞于官 冀旌表其閭而卒不果 惜也 公聘甘泉文氏 高麗名相龜之後也 生一男 曰起秋 業儒不幸夭 娶豐山金氏 男長堯弼 生一女 適朴心華 次堯翊 生四男四女 幼 女適柳宗之 生三男 長世楨 餘幼 女適李在寬權掄 一幼 銘曰 蘭在林 玉蘊石 ...

墓碣銘

昔吾先祖退溪先生門下諸賢 勿巖金先生年最少 登門又最晩 而服信師敎爲最篤凡有講質難疑 輒直窮到底 吾先祖亦嘗許以儕輩間鮮有其比 受業未卒 遽遭山頹 爲申心喪三年 每月鼂 必齎奠需往參 村氓觀先生來往 以知晦朔云 蓋先生生有異質 性又誠孝 在幼孩嬉遊日 已識事親敬長之道 稍長 好讀書通大義 初從鄕賢朴嘯皐學 甚見器重 十八歲 慨然有求道志 遂朿脩摳衣於溪上 得聞明誠旨訣 其爲學 篤於倫理 而加意密察之工 看文字疑義 未或放下 必愼思詳辨 體驗而力行焉 嘗裒師門問答之辭 分編類書 名曰講錄 是雖未必盡經函丈之是正 而亦可見其勤篤之實矣 又拈出庸學章句中要旨 畫爲圖子 竝聖賢切己近裏之言 纂做人錄 以自觀省 所居山中藏修別業 顔以杜稜 靜處其間 俯讀仰思 涵養窮格 益懋崇深 其家庭至行 尤有人所難者 日冠帶 晨夕定省 備盡志物之養 親有過 諫不聽則起敬起孝 悅而復諫 嘗言堯舜之道 孝悌而已 行孚於家 然後達于邦國 爲著訓蒙之箴 道其意 及丁內艱 哀毁幾滅性 喪祭一依禮 廬墓盡制 僕隸亦化之 壬辰倭亂 列城瓦解 先生方持朞喪 猶慷愾奮起 爲丈移道內 激勸倡義諸軍 又上書體府 方伯 力論討復大義與安集士民之策 皆出忠憤 有使人感泣者 土主欲令先生起復 任賑濟事 則辭以喪未闋 終不出 癸巳尉薦 除集慶殿參奉 爲親勉膺 未幾棄歸 時朝家復有擢用之議 而先生已病不起矣 嗚呼 先生以特達之姿 蘊致用之才 又得依歸於蚤歲 假使卒承薰陶之化 益修廣博之功 則其所以繼接淵源 成就事業 尤當何如 而惜乎 始旣不幸而莫究師傳 終又不幸而奄促壽筭 學未及盡就 才未及盡售 脩塗未半 齎志以歿 ...

輓詞

立一世頹波之中 揚芬滌滓而有儒家氣像 嘐嘐然曰古之人古之人 聞其語於古之人 吾何幸挹照隣之德 而窺涯涘於吾子 而吾子庶幾其人 又事乎自新 軒昻風致人見其奇而不知其純 荊璞精蘊 世觀其表而莫辨其眞 夙摳衣於伊洛之間 服膺明訓 晩從事於科藝之場 重違嚴命 縱橫奇偉之文 齟齬於粉飾 一朶芙蓉 含晩葩於秋江之千頃 溪山遊息 自有眞趣 風雨弊牀 摠是佳境 持明識於義利之辨 發深慨於賢邪之別 阨窮不憫 肯上韓子之三書 黽勉爲親 喜奉毛公之一檄 將酸薄之月廩 繼甘旨之日享 嗟一夢黃粱之未熟 天奪速兮孤吾黨 嗚呼哀哉 擗嫠孤於虛幌非吾子之所永念 鶴髮悲凉兮 獨倚乎朝暮望子之門閭 吾知子抱無窮之憾 嗚呼哀哉 子之存於世也 羌不識其切偲之益 及其歿也 爲善者無所與 爲不善者無所憚士風日趨於頹靡 慨無人其激振 顧余無狀 幸同時而同處 幾見呼寐而就醒 縱未能在麻中而直 亦將薰陶乎高明 杞梓先摧而樗櫟獨存 歲晏山中兮疇依 靈輀一駕兮巷無人 非夫人之爲慟其誰 奠單杯兮侑以辭 子其不知耶知耶

輓詞

瘦如孤鶴
豁如秋天
其介如石
其直如弦
行循繩墨
學求聖賢
少趨皐席
長立溪雪
學而不倦
千里其轍
樂而忘憂
四壁其室
不飾邊幅
唯守天眞
家焉孝悌
鄕則恂恂
待人以誠
接物以仁
好善如色
視貨如塵
不留聲伎
惟甘冰蘗
養眞衡茅
寄傲林壑
對月杜曲
梅塢雪萼
攜筇勿巖
荷澤秋香
黃卷半壁
素琴一張
文藻彪炳
星命奇薄
頻歌鹿鳴
每泣荊璞
忽遇劇寇
張弮誓淸
共倡義旅
紏召儒兵
膽怒遁帥
必欲鞭扑
書裁相幕
懇懇光復
鵠頭晩飛
毛檄乍屈
爵不稱德
時會喪材
風塵未掃
玉樹遽摧
嗚呼慟哉
素閨晝哭之慘
鶴髮喪明之哀
巷無人兮
鄕井失儀
仁不輔兮
朋侶無歸
嗚呼慟哉
奸骨寒兮警句
華人惜兮野遺
何稟質之粹正
獨不享其期頤
嗚呼慟哉
樂道兮道方熟
力學兮學將終
天奪之遽
人慟之同
如屹夙荷奬拂
每勤發蒙
春晴鶴寮兮誨以邵易
夜靜文幌兮勉以眞經
對梅論心
翫月詠懷兮肝膽相照
浮江共舲
從賦聯鑣兮磨戞以行
頻枉山廬兮憐我丁艱
嚴示大義兮決我討賊
刮我瞙兮開我聵
明我昏兮通我塞
永期百歲兮且師且友
忽失一朝兮如割如削
廿載知音之感
一杯靈筵之哭
慟哉慟哉

三峯書院奉安文略

曰惟榮州
鄒魯遺風
屈指仁里
莫如我東
勿巖嘐嘐
考德溪門
孜孜供職
餘力博文
接武聯聲
四賢一村
風流旣遠
典刑猶存
生旣範俗
歿宜祭社
睠玆名區
後岳前野
巖巒帶躅
草木留馨
輿人血忱
數間丹靑
良辰旣卜
盛禮斯張
豆籩有楚
陟降洋洋
三峯增秀
一水益淸
尙鑑精衷
惠我光明

常享祝文

故家懿行
明師旨訣
餘芳所在
百世芬苾

上樑文略

道義交孚於勿巖 淵源實本於玩樂 句求其訓 字求其義 大闡未發之微 生我者父 成我者師 克盡心喪之制 令聞施於南服 幾入薦賢之書 異數賁於重泉 更應褒孝之典

師友贈遺錄

次道盛韻三首退溪先生聞昔潯陽歸臥客 結廬人境每關門 平生歎仰高風處 不要逃喧自絶喧 君身政似鱗將變 我學還如胾未嘗 歲晏送君歸勉業 寒齋塊處意偏長 澗上霜扉深且廻 山童蝟縮晩慵開 關門絶俗吾何敢 怕有衝寒問字來 送金生道盛嘯皐朴先生花雨濛春市 松風沸晩岡 歸心雲共遠 別意水爭長 十五男兒志 三千弟子行 指南玆路直 鞭策莫棲遑 奉別金杜稜丈罷棲還歸近始齋金垓美人隔湘浦 相期共一方 藏修擇幽靜 風月棲雲牀 玄關啓靈鑰 山水歌峨洋 君憐我癡狂 我愛君軒昻 聚散自有定 贈言吾所臧 利趨旣多逕 正道久就荒 氣質又多病 難保一心良 維持有至要 整肅而齊莊 窮經豈徒博 進修貴自强 鳶魚察上下 勿助且勿忘 吾聞諸格言 勉之在靑陽 洛水去長波 陶岳屹蒼蒼 期君梅雪夜 步月拾零香 次金勿巖韻 松巖權好文雲棲山絶頂 遊跡鹿皮翁 利祿形骸外 耕漁氣槪中 逝川懷孔聖 移岳笑愚公 一夜談更僕 翛然萬慮空 勿巖兄遠垂書問 副以淸詩 重感風儀 依韻奉答 時荷谷謫甲山荷谷許篈曾向師門覓指歸 朅來離索少親知 窮邊未得韋弦佩 賴有吾君七字詩

與金道盛書退溪先生

想讀書見趣 日益有味 前來講目 略以愚見注各條下 其得失亦不能自知也 就中君看文字細密 儕輩間鮮有其比 滉曾所誤看處 因君開發多矣 然若狃於所長 一向如此 則害亦不少 晦翁先生嘗曰 看文字 不可過於疏 亦不可過於密 陳德本有過於疏之病 楊志仁有過於密之病 蓋太謹密則少間看道理從那窮處去 更揷不入 不若且放下放開闊看 其他亦有論太密病處非一 今不暇枚擧 晦翁必不欺人 幸須留意 算法 比他法甚似簡徑 但在此諸人 皆不能知其下算 恨不及君在時得此法而究得之 然會當仍便請敎也 西銘考證 有添補三條 別紙寫去 竝詳之

記聞錄

金勿巖隆 居榮川 生於嘉靖己酉 有美質 十八 負笈門下 凡有問難 直窮到底 先生深加奬歎 公益自憤勵 築精舍 左右圖書 硏窮體驗 尤用力於禮學 先生之歿 爲服心喪 壬辰之亂 方居憂 檄諭列邑 激以忠憤 呈書體相 惓惓於復讐之義 恤民之政 辭意激切 服闋 用薦除齋郞 謝恩而歸 俄卒 年四十六 鶴沙金公應祖入侍經筵 力陳公學行 贈承旨 溪門諸子錄勿巖金處士 器局峻嚴 論議正直 平生用力 在孝友忠信上 餘事學文 而不喜擧子業 以親老 屈意場屋 竟不成 其所居之室 與親舍雖在一里 亦非跬步之地 而晨昏定省 一如古禮 如得適口之味 雖菜羹湯水之微物 必奉進高堂 竭誠孝養 此非有深愛於父母者耶 且其居鄕處身 一以禮法從事 而誨人勤 待朋友信 處兄弟怡怡 遇親族款睦 好施人周急 此固得於天者 而亦賴師門之妙法也 噫 生不能擧 歿不能旌其閭 豈非明時褒善之一大欠也 郭丹谷闡幽錄 勿巖金表兄諱隆 字道盛 師事退溪先生 服心喪三年 平生以孝悌忠信爲本 學文餘事矣 余未能逐日受業 而誘掖琢磨之功 不可勝記 不幸哲人先逝 每抱悲慕之情 今日吾將隨歸 庶敍哀慟於冥冥之中耶 丹谷師友錄金隆字道盛 少從退溪先生受學 先生 未久下世 未克卒業 而慕道向善 學術俱優 癸巳冬 補集慶殿參奉 甲午 病不起 有子起秋 不幸短命 兄陶亦能文好讀 有三子皆能文 仲子遇秋 尤善屬文 丙午進士 李炊沙汝馪師友錄金勿巖誠孝出天 友愛篤至 遊退陶門下 甚見推許 士林重之 先生下世 心喪三年 萬曆癸巳 以遺逸除齋郞 繼有承敍之命 未及除拜而卒 榮州志○金鶴沙應祖撰退溪先生初喪時 喪次方位 諸人議多異同 門人金勿巖隆 曾聞於先生 不分東西南北 前爲南後爲北 左爲東右爲西 遂依此定行 柳謙菴雲龍錄先生儀表魁偉 質性方嚴 自年少時 往學舍則諸生方喧譁 見先生輒肅然 從子値秋記行錄先生從學陶山 坐有常處 不移尺寸云 同上壬辰亂 有遁師 先生通諭諸儒 必欲鞭扑 聞者莫不激聳 同上先生常訓子弟曰 凡事必須謹愼 雖小節 不可放心 同上

贈通政大夫 承政院左承旨兼經筵參贊官 行集慶殿參奉勿巖金先生墓表

此文成於元集刊畢後 故附于此 師李先生學者周山南 其道德所造 非末學所敢測知 大抵多躬行篤實君子 豈非傳授旨訣使然哉 勿巖金公 少嘗事先生 年四十有六而卒 蓋其學 謂制行原倫常 故事父母孝 處兄弟友 敦宗族篤朋舊 島夷搆難 乘輿蒙塵 則草野悲憤 飛列郡 抵書方伯 爲忠義倡 謂盡性在窮格 故進而講質函丈 究極經旨 退而記述文字 私資省發 有講錄諸書 凡此可謂知本末該體用 進德有序矣 獨恨其天不假年 不克卒其大業 傳先生嫡統 爲世師宗 然顧門路旣 正規模已立 譬如搆大厦 位置間架 望而知爲明堂制度 詎不偉歟 公諱隆 字道盛 勿巖其號 生嘉靖己酉 卒萬曆甲午 葬在榮川郡杜陵洞負震之原 前卒一年 除集慶殿參奉 卒後五十八年 贈承政院左承旨 又三年 配享三峯祠 咸昌之金 爲世聞閥 戶曹參判諱爾音 有孝行旌閭 公六世祖也 東萊縣令諱漢珍 典牲署主簿 諱諟敬 全州敎授 諱龜息 高曾祖三世也 考曰司宰參奉諱應麟 妣曰玄風郭氏 參奉子保女 公娶甘泉文氏參奉經濟女 生起秋 早卒 起秋生堯弼 堯翊 女柳宗之 堯翊生兌輝 鼎輝 晉輝 履輝 鼎輝後堯弼 曾玄以下不錄 公五世孫尙建氏 屬範祖表公墓 範祖念公之德行 李先生爲之奬許 具本集中 權公斗寅 金公應祖爲之狀若誌 又有朝家之褒贈 士林之崇祀 固無待範祖言而重 獨撮其爲學次序大槪而略有論敍 使鑱之石 冀後世識公才中身歿 而其道體成立己如此 通政大夫 前行承政院同副承旨錦城丁範祖 謹撰

 

돌아가기

Copyright ⓒ 2004 국제퇴계학회 대구경북지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