인물
문집
서원
누정
고문서
학맥도

 

인물편 - 신원록(申元祿) -

 
생몰연대 :1516(중종 11) -1576(선조9)본관 : 아주(鵝洲)
호 : 회당(悔堂)
별칭 : 자 계수(季綏)
활동분야 :
주요저서 : 회당집(悔堂集)

 

附芝山詩

孔訓稱時習湯銘頌日新孜孜求道志矢不讓他人全菊齋夢奎文應龍宮人嘗爲義城訓導○與先生交分甚密有唱酬諸作

附梅菴詩

申悔堂愼齋周先生門人也余久聞愼齋道德文章柱石乎邦家蓍龜乎士林竊有負笈請益之志顧無其便願莫之遂不幸今者愼齋遽爾易簀吁愼齋今不可見矣而余覯愼齋之門人於愼齋不在世立日則其爲喜幸當何如也耶向之慕眞齋願親炙汲汲之心得移於悔堂則自不覺敬之重之其所以敬之重之者豈徒然哉悔堂之爲親養來屈吾校此天也人之云乎數年之間擕手來往于大隱山中飮罷瓢罇風乎浴乎者幾何申誦師說以規以勖者幾何於其東爲也遂用一詩爲別西來結交問幾人我是廣文知己者黌堂講罷白日長廣文眼靑來共坐欣然擕手卽呼酒唱余和汝無不可醉來浩氣塞宇宙眼前泰山眞么麽可憐和氏泣璞玉璞玉由來知者寡書生不得育妻子何事謾自憂天下廣文不答意悠然德宇粹天所赭數載幾訪大隱山幸有白酒與山菓尙德無人同今古廣文翻爲物外墮何圖遽被造物戲卷却前歡送于野他年定作參與商我在嶺右君嶺左茫茫歸路別恨迷夕陽凌兢馱羸馬寄語君歸須勉旃莫敎平生徒坎坷君不見聖朝方鳩棟樑材爲庇天下寒士經營千萬間廣厦盧玉溪稹字子膺咸陽人生於正德戊寅丁酉生員丙午文科官至判書錄淸白吏金東岡宇顒祭吳德溪文云玉溪寬平時臨函丈○先生爲長水學時往來歷訪情好最篤吳德溪健字子強山陰人生於正德辛巳壬子進士戊午文科官至舍人遊退溪南冥兩先生之門學問堅苦表裏輝光有忠孝大節○辛酉公爲星州敎授與先生以時相從道契最深柳龜村景深字太浩安東人生於正德丙子丁酉俱中生進甲辰文科丙午重試官至大司憲性亢直不畏強禦屢典州郡俱有聲績世稱經濟才○公與先生庚同居近契許最深丁酉春與先生及金公富弼同入禮闈先生獨見漏有二公別章及先生和韻而幷佚不傳柳立巖仲郢字彦遇安東人生於正德乙亥庚子文科官至觀察使任眞秉直表裏如一曉達時務長於裁決○戊戌公與先生同遊泮中相與講劘資益爲莫逆交閱歲而還鄭藥圃琢字子靖安東人後居醴泉生於嘉靖丙戌壬子生員戊午文科官至左議政謚貞簡公早從退溪南冥兩先生知有爲己之學有壬辰中興功○癸丑冬公讀書于白雲洞先生因洛行歷入與之講論數日林瞻慕堂芸字彦成葛川之弟生於正德丁丑以銓薦官至參奉以孝旌閭篤於人倫慱學多通○先生爲天嶺學時遊公伯仲之間多所資益金惟一齋彦璣字仲昷安東人生於正德庚辰丁卯生員潛心力學敎導後進一時名士多出其門○與先生分深金芝山八元字舜卿安東人生於喜靖甲申乙酉俱中生進仍登文科官至縣監嘗從周愼齋學又遊退溪李先生之門李先生爲詩奬之○甲辰冬公與先生及趙月川同棲白雲洞數月講學契分彌篤己酉又與先生月川從退溪先生留白雲洞先生每稱金舜卿安貧樂道今世一人而已有贈先生詩一絶

附鶴峯先生題孝友錄詩

從遊三十載不識有參乎今見難兄狀如公志行無李龜巖楨字剛而泗川人生於正德壬申丙申文科官至副提學受業於宋圭菴麟壽嘗爲成均司成與退溪先生爲長貳庠舍諸生多興於學藝所撰性理遺編景賢錄傳於世○壬寅公宰榮川常從愼齋先生講學與先生遇於白雲洞道義之契最深曹梅菴湜字幼淸三嘉人生於正德戊辰以文學行誼見重於世○先生爲三嘉學時日與之講論經史契分最深及歸有送行詩幷序

附嘯皐詩札

小笥冒炎至開看李果盈團圓黃赤具咀嚼齒牙淸見物知君意看書慰我情涼生江閣晩何日更論經歸臥郡齋如玉其人常入夢中駕還終不可徐邪俗物纏人更未就別可悵春來日長峽邑少事政好相對論量兄亦留念無負群玉峯頂把洒時約如何忙此不宣(戊午先生自白雲洞還時) 黃錦溪俊良字仲擧順興人生於正德丁丑辛酉生員庚子文科官至持平明敏有風標才調華贍始以文辭名後從退陶先生得聞性理淵源之設回頭轉腦從事爲己之學○乙巳公以尙州敎授踰竹嶺訪愼齋周先生于豐基因與先生結道義交辛亥宰新寧秩滿而歸每於故山之行歷訪先生情好彌篤有時揚扢古今雅論氷生聽之者不覺爽然自失癸亥春錦溪自星州辭疾還先生往問于中道未幾竟不起先生深加痛惜金藥峯克一字伯純安東人生於嘉靖壬午官至內資寺正風神秀發文學華贍○甲辰冬公從愼齋先生于白雲洞與先生同業分深金鶴峯誠一字士純藥峯之弟生於嘉靖戊戌甲子進士戊辰文科官至監司贈吏曹判書謚文忠公章登退溪先生之門得聞心學之要德行勳業輝映百代○公少先生二十二歲嘗題先生孝友錄有從遊三十載之句

附龍巖書

節近重陽侍奉學履何如逆旅苦雨中得奉面誨傾倒無餘起省頹惰者深矣多謝多謝僕頃行未遂積願到處阻水六日而返始知人生一會合亦自有天定恨且奈何拙撰二編送溪上未還姑竢斤正當一塵高覽也崔太源方向高軒撥忙草候不宣金眞樂堂諱就成字成之善山人生於弘治壬子隱居樂道不求聞達以明正學闢異端爲己任與朴龍巖齊名旅軒張先生嘗稱爲眞儒○先生自少從遊凡有問難深見敬重林葛川薰字仲成安陰人生於弘治庚申庚子生員以館薦官至判決事生質粹美德器夙就與退溪南冥玉溪諸先生相善以孝旌閭○公與先生素相善及先生爲天嶺學公爲比安倅也以時相從遂爲忘年之契金松隱光粹字國華義城人生於成化戊子辛酉司馬厚重有德器嘗遊太學見時象乖亂揖諸生而歸杜門樂道享有遐齡○先生自少從遊最深有詠萬年松詩一絶金河西麟厚字厚之長城人生於正德庚午辛卯進士庚子文科仁宗朝官至校理後遂不仕贈領議政謚文靖公嘗遊慕齋金先生門以儒術文章名亦善草肄○先生與公嘗有知己之感辛亥赴長水學與主倅趙龍門昱訪公於長城一見傾倒歡若平生至是得聞慕齋道學淵源之正始有立祠崇奉之意趙月川穆字士敬禮安人生於嘉靖甲申壬子生員以銓薦累官至參判早登師門得傳旨訣配享陶山尙德祠○甲辰冬公從愼齋周先生于白雲洞與先生連床對討日有更攻互磨之益周先生以文學推公德器稱先生待之異於諸生己酉夏退溪先生自丹陽移守豐基公往從之與先生同捿白雲洞甲寅秋與先生赴哭周先生于武陵蓋與先生遊從殆將三十年道義之交最爲深密有先生留竹溪時一律○先生之孫晩悟達首嘗從月川先生學月川先生每稱先生曰悔翁一生用工惟在本分上眞古人所謂爲己之學也又曰昔在愼齋之門從學者常數百人多以詞章製述爲務而公能切問近思專用心於內師門之屢加推奬蓋以此也云金七峯希參字師魯星州人生於正德丁卯辛卯生員庚子文科官至牧使嘗從南冥曹先生遊文辭經術見重當世曹先生知公欲歸田贈詩有駪駪之子路頭玉何亭亭之句○公與先生從遊於德山情好最甚金後凋堂富弼字彦遇禮安人生於正德丙子丁酉司馬早登溪門甚見敬重乙巳國恤後除寢郞不就退溪先生贈詩有後凋主人堅素節除書到門心不悅之句○公與先生同庚氣義相合過從無間朴嘯皐承任字重甫榮川人生於正德丁丑庚子連占大小科以弘文正字賜暇東湖官至大司諫凝重寡言喜怒不形爲文操筆立成嘗從退溪先生講質論語禮經朱書等歸義○ 公少先生一歲自少交義最深戊午莅豐基嘗書請先生講論于白雲洞

附愼齋先生贈詩

爲學師原水論交取兕觥相規惟十字庶悉百年情南冥曹先生諱植字楗仲三嘉人生於弘治辛酉應遺逸官至宗親府典籤朝廷虛位以待者累年竟不就贈領議政謚文貞公器局峻整材氣豪邁用功親切著明要自確實頭做來常佩金鈴以自警省號曰惺惺子○先生從曹先生遊已有年甲寅秋同趙月川往哭武陵周先生喪次因轉拜于德山別業先生嘗語人曰曹先生不喜向人談經說書然其言論風采自然有竦動人處對之非僻之心自不敢萠從學者多所啓發蓋有得於觀感之閒也朴龍巖諱雲字澤之善山人生於弘治癸丑己卯進士以孝旌閭嘗從松堂朴先生得聞爲學大方與退溪先生爲道義交往復論辨多印可焉有所著擊蒙編紫陽心學至論○先生自少往來質疑殆無虛歲公嘗稱先生曰申君居家行義今世罕見在古蕫召南其人也丁巳秋龍巖爲訪退溪先生向宣城遇先生於桃源旅舍關雨信宿講論經旨及還以起省頹惰等語貽書致意可見其推詡之深也

墓表

公諱元祿 字季綏 號悔堂 鵝洲人 高麗時有版圖判書諱允濡 以淸直名 生按廉使諱祐 以孝㫌閭 於公間七世 曾祖諱錫命 成均生員 祖諱俊禎 從仕郞敎授 考諱壽 隱居求志 累徵不起 愼齋先生誌其墓 妣義興朴氏郡守惟昌之孫主簿自儉之女 公幼聰穎耿介 孝友出天性 先府郡嬰疾 公年十一 上八公山採藥 從良醫劑進 不解衣枕爐而曙者八年 及喪 戚易備至 廬墓以終制 事母夫人左右無違志 嘗構養老堂 日以定省溫淸爲職 作宴親曲八闋 每令節 歌以獻酌 時親年九十餘 所以將順奉養者靡不用極 䙝衣服必手澣 便旋之器亦自滌不委人 母夫人寢疾公夙夜遑遑 重茵藉白絮柔毛 以便坐臥 猶慮其不便 裹衣抱侍 日益謹 母夫人憫其勞苦 公悚然曰 子職固然 嘗糞以驗 夜輒仰天祈號 竟遭變 公年已過不毁 僻踊如前喪 時嘗墓母夫人影 揭几筵朝夕器拜 惟糲食糜飮 菜鹹不入口 幾周年 以此瘠立 子弟請進薑柱滋 曰 毁不滅性 古人有戒 吾豈無自量乎 至是疾革 夫人來 揮却曰 婦人 焉得近廬所 問家事不答 但曰 我不孝不得終制 以母氏影 揭我棺傍 我將奉侍泉下 公自少遊愼齋退陶南冥三先生門 聞爲學大方 又與趙月川朴嘯皐黃錦溪諸賢 結道義交 以資麗澤之益 愼齋嘗守豐基 創紹修書院 公贄謁焉 愼齋見公所製論 批曰 我院有人 其心如玉 天將玉汝 申其祿矣 因語以言行相顧之實東方道學之緖 臨別 又贈詩勗之 其眷重也如此 公旣抱道不售於世 慨然有敦倫興學之志 修鄕約遵陶山之規 創書院倣紹修之制 又與宗族修契事 設月會講信敦睦 有古韋家之遺意 嘗三赴訓學 爲親屈也 所至成就者衆 蓋公生有美質 又親有道 篤志力學以成其德 平居不爲崖異之行而只就日用彛倫上盡其己分 事兄姊友愛篤至 伯氏嘗在公山 遘癘馳進救護瘉與歸 姊早寡無依 收育其子女 嫁娶不失時 外舅亡 庀棺槨盡情禮 凡係周窮濟急之義所當爲者 雖傾匱不顧也 敎子弟規模謹嚴 處宗族恩義周洽 御家衆接鄕隣皆以誠信待之 以至一言一行渾然平實 無勉強修爲之意 學問之力 雖不可誣而原其所自 本之事親以誠 玆豈非所謂本立而道生者乎 乙巳 國恤 食素三年 師門之喪亦心喪加麻 公生于正德丙子十二月癸亥 歿于萬曆丙子四月八日 配星山李氏正言耕隱先生孟專曾孫秉節校尉智源女 少公一歲 歿于萬曆癸巳三月十八日 合堋于義城八知山先塋下 縣人以公孝友德學轉達于朝 旌閭贈戶曹參議 奉安藏待書院 生二男 長曰伈監察 次仡 贈左承旨 監察生五男一女 長尙道判官 女適察訪李挺南 次泳道志道敏道師道 承旨生三男三女 長適道察訪 次達道修撰贈都承旨 卽我曾祖考 次悅道司諫 女長適金有燁 次適奉事任乃重 次適僉正朴宗敬 內外曾玄以下 不能盡錄 年代寢遠 家世零替 深恐懿德之終泯 且慮邱壠之莫辨 諸孫合議 伐石以表墓 謹考崔訒齋晛所撰誌文及家藏孝友錄師友錄等書 撮其大槩而刻之上之三十一年乙酉三月日 五代孫進士 德涵謹記幷書

拾遺

先生事母至孝 嘗析薪于野 以供親廚 有老叟 解所負柴以進 先生辭以非其力 遂強與之 因忽不見先生配李氏亦事姑孝 姑年高無齒 李氏日親乳其姑 嘗欲織絲爲褥 有美姝自何至 織盡一段而去右二條出外裔孫李象靖家 象靖祖母 卽先生玄孫 其得於傳聞者如此 今姑附見于此(李大山先生手錄)

墓誌

公姓申 諱元祿 字季綏 號悔堂 鵝洲人 六世祖諱祐 仕麗季爲全羅道按廉使 時丁昏濁 獨持廉潔 以孝行旌其門 歷內府令諱光富 彦陽縣監諱士廉 至成均生員諱錫命 是公曾祖 祖諱俊禎 承仕郞敎授考諱壽 隱居不仕 有士林重望 妣義興朴氏咸安郡守惟昌之孫承議郞主簿自儉之女 公幼而聰穎 志操耿介 敦行孝弟 不由勉強 先公早嬰風漸 醫治不效 公年十餘歲 登八公山 採藥 從良醫劑之 日夜湯進 目不交睫 衣不解帶者八年 癸巳春公年十八而遭憂 哀有過而禮無愆 自殯至葬 凡所以附於親者盡其誠信 廬于墓側泣血三年 人稱善居喪 戊戌承慈敎遊國學 自是硏精篤志 講習不怠 嘗與伯氏同屈於漢城發解 還途伯氏遘瘧 未克前 路至天民川 秋水方漲 人言此水有毒蟒害人 不可徒涉 公負兄乃克濟 癸卯冬 聞豐基守周愼齋世鵬 始建竹溪書院 士子坌集 公贄文往謁 愼齋出論題試院生 批公所製文曰 我院有人 其心如玉 天將玉汝 申其祿矣 自是以德器許之 因告以言行相顧之實 東方道學之緖 亹亹忘倦 亂歸之日 贈一絶云爲學師原水 論交取兕觥 相規惟十字 庶悉百年情 其眷重也如是而公亦偑服終身焉 乙巳 遭仁廟國恤 時人只擧義服之制 公獨以素餐終三年 人或有問 答以功緦之服 不令人知 辛亥春 公歎曰 光陰易邁 立揚無期 慈闈年深 甘旨不稱 古人稱家貧親老 不爲祿仕 一不孝也 吾將冒恥笑赴訓學 以遂負米之情 未幾除湖南長水學以資養焉 癸丑 荒政方棘 邑宰委公賑恤之任 公曰 此乃濟人之事 豈敢規避竭誠措置 民賴以存活甲寅聞周愼齋易簀 奔往哭之 心喪三年 公之自竹溪還也 謂伯氏曰 豐川之有書院 乃是盛事 吾鄕獨無藏修之所乎 遂約同志 營建書院 卜地于長川之上 創建十餘間 因時不利而止 至戊辰秋 告于邑宰 專任其事 晨夜殫力 歲再周畢功 立祠廟 以鄕先正金慕齋奉安 方伯啓聞 賜額長川 其篤於校塾之事 勉進後學 以衛斯文 乃公素志也 庚申與同鄕姓族 結約修稧 講信親睦 又與柳義興希潛 議立鄕約 春秋講禮 伯氏嫁女 勤辦資粧 使不費力於主家 姊夫喪葬 獨當營辦 其四女一男 親自擇人婚嫁 使不失時 凡遇窮族婚喪 類如是 嘗書壁上曰 負重涉建 不擇地而休 家貧親老 不擇祿而仕 知公前後除學 皆爲親屈也 及其親齡益衰 專以定省自任 未嘗遠遊 凡可以慰悅親心者 無不致意 嘗雜植奇花異草 每於佳辰令節 陪親邀兄 作宴親曲八闋 歌以獻酌 盡愛日之誠 敍天倫之樂 因口占一絶曰 愁裏生涯莫怨嗟 吾門一樂最堪誇 七旬兄弟斑衣處 百歲慈親有幾家 時親年九十餘矣 親之所厚者 必厚 其人 進食必具二品 擇其美味而進之 請其所與而與之 所著䙝衣 常作小槽 必手澣然後 付人 便旋之器 亦必躬自除穢 不使之人 母病轉劇 遑遑晝夜 牀褥少不安穩則重茵累席 或藉以白絮柔毛 務安其體 閔其皮膚糜爛 裹衣抱坐 日復益謹 母曰 我不遄死 使汝勞苦 誰知汝之至此哉 公悚然曰 固所子職 是何言也 雖千萬歲 猶爲不足 有何勞焉 乙亥 親病日篤 嘗糞以驗之 飮泣籲天 食不下咽 及其終天也 不以百歲爲長而以棄養之促 爲無窮之痛 送終之事 素講心上 家雖貧乏 辦若預構 不及於兄姊 務合於禮制 無有遺憾 供奠之具躬執其勞 不食菜醬 惟糜粥糲飯而已 嘗作慈母影幀 至是揭之几筵上 朝夕哭拜 以致如在之誠 日三省墓 環繞哀痛 雨雪不廢 子弟泣諫 卽曰命稟於有生之初 豈以此致死乎 丙子三月 得疾彌留 哭奠之禮 猶不少廢 至四月初七日 乃曰明日是觀燈 令節 可設別奠 命取薔薇花來 因扶起盥潄 病旋大作 已不可爲 內子來省 顰顣曰 廬所 非婦人所至 何以來爲 問後事不答 但云以母氏遺像 揭我棺傍 吾將奉侍於泉下矣 至八日酉時乃逝 嗚呼 人生天地間 孰無稟賦之良性 孰非職分之當爲而鮮有全其孝弟之行者 公稟質 旣異於人而早知踐履之學 旣孝旣友老而彌篤 不爲崖岸嶄絶之行 只就日用間盡其所當行者而其處心行己之正 待人接物之誠 敎子以義方 訓人以遜悌 存諸中者仁 發於外者恕 堅苦篤行之志 孜孜焉惟日不足 是其天資洵美 自然合道 初豈待乎勉強修爲之力哉 顧今知德者鮮而名不顯於世 然 人之知不知 於公何損 況孝弟百行之源也 公能力行於人所不知之處 克紹按廉公之芳躅 以立家範 君子多能乎哉 此可爲則於後世也 公生于正德丙子十二月癸亥 歿于萬曆丙子四月辛未 春秋周甲 六月某日葬于八智山先塋下巽坐之原 配星山李氏大提學堅幹之後司諫院正言孟專之曾孫女也 祖通德郞通禮門通贊諱瑞 考秉節校尉諱智源 與公同年生 柔婉淑愼 承公之志 家貧無戚容 施與無難色 事姑三十五年 孝心亦純至矣 歿于萬曆癸巳 合堋公墓後 贈公通政大夫戶曹參議 夫人亦贈淑夫人 生二男 長曰伈 司憲府監察 次曰仡 贈通政大夫承政院左承旨 監察生五男一女 長尙道判官 女適察訪李挺南 次泳道志道敏道師道 承旨生三男三女 長適道祥雲道察訪 次達道弘文館修撰 次悅道兵曹正郞 幷登蓮桂 不墜前訓 女長適士人金有曄 次適奉事任乃重次適僉正朴宗敬 曾孫男女四十餘人 噫 天將以是爲報邪 李氏 卽我從母也 公之懿行 旣知之詳矣 且得伯氏所撰家狀 無一字溢美 所謂父母昆弟之言 人無間然矣 遂略加增剔 因以爲誌崇禎乙亥十一月日 通政大夫前守江原道觀察使兵馬水軍節度使兼巡察使崔晛謹識

師友錄

退溪李先生諱滉字景浩禮安人生於弘治辛酉戊子進士甲午文科官至判中樞府事贈領議政謚文純公道德文章爲百世師○先生於退溪先生少十五歲癸卯冬自竹溪轉拜于溪上己酉夏又拜于豐基郡廨與趙月川諸賢同捿白雲洞讀書從容函丈之間丁寧授受之訣必多可傳於後者而家藏文蹟蕩矢於兵火中今無隻字片言可以攷尋其緖餘然先生嘗與柳公希潛講鄕約也立條設敎一遵陶山所編平居喜讀心經近思錄朱子書等書蒐輯先師與門生問答文義逐段懸註手澤尙新卽此數者可見平日篤信之意蓋先生之學發端啓關於愼齋而知誠身本於窮理上達由於下學從事於日用彛倫之間而俛焉孜孜不知年歲之晩暮則實溪門往來薰陶之力也

愼齋周先生諱世鵬字景游漆原人生於弘治乙卯壬午生員文科官至參議學問醇正踐履篤實爲一世儒宗○辛丑周先生守豐基郡始建書院于竹溪育養多士癸卯冬先生贄文往謁周先生以客禮待之留數日出論題試諸生得先生作異之批其尾曰我院有人其心如玉天將玉汝申其祿矣迺語以東方道學之緖言行相顧之實亹亹不倦先生自是益切求道之志仍留請益質疑問難潛心力究如是者歲餘周先生對諸生必稱先生德器及辭歸又贈一絶勖之其終始眷重也如是而先生亦佩服終身焉

附隱約齋詩

德秀鴻儒表名居吉士先淵源傳立雪見識悟流川著意窺仁奧潛心味道玄行身師孔子好學慕顔淵事一同君父參三建地天學堪陶後進道亦邁前賢良貴方酣若浮榮自藐然飢寒元不閔菽水奈難延訓士今何陋爲貧古亦傳任同埋圄劒難作濟川船鹿洞絃歌盛龍湖敎化宣長時勤導育餘日暢幽悁聲病工居後進修業必前筆峯時屐到㵢澗幾裳褰野曠幽還逈林脩斷復連花朝光倍麗月夕態增姸玩物聊遣興吟詩輒掃牋新篇怕迭唱舊病自能痊芝宇深懷古塵談或失旋自憐畸習痼分作俗人捐結屋淸溪側開荒碧峀邊衆芋趨渤海獨瑟任華眞驥伏猶千里蝸藏但數椽誰能呑井渫長自作匏縣已絶君平杖難存子敬氊今辰看海令末俗有賢騫適意論膠漆寬心度歲年典衫紅杏里陳席綠楊阡益友携三四芳醪貯十千最宜文字飮遊翰弄室煙鄭魯村允良字元佐永川人早登退溪先生之門講質經義築紫陽書堂讀書養後進永之多文學之士自公始嘗除寢郞不就○公與先生有從遊講磨之益鄭公琚字公璐永川人鄭公瑜字公瑾永川人後家興海生於嘉靖壬午處心醇正奉身淸儉見重於鄕里○戊申先生與公遊於鶴城觀海而還盧公遂字汝成永川人進士有文名○與先生相善孫公盡忠字子敬慶州人進士張公文輔字伯勳丙午文科官至牧使張公文佐字叔勳二公皆安東人金公宇宖勉夫七峯之子生於嘉靖壬午丙午俱中生進癸丑文科官至府使○與先生分深梁公喜字懼而生於正德乙亥丙午文科官至參判梁公欣字懼夫梁公澹字士恬三公皆咸陽人李公景明字如晦星州人壬戌文科官至承旨○先生最與交密李公克恭字金公騫字孝伯徐公浻字淸源進士有文行蔡公旡咎字汝悔郭公(走+翼)字君靜壬子文科官至郡守郭公(走+日)字泰靜號禮谷生於嘉靖辛卯戊午司馬以館薦官至郡守嘗遊南冥曹先生之門與鄭寒岡金東岡結道義交以資麗澤之益郭公趪字景野丙辰文科官至縣監○三公皆玄風人也與先生交契甚厚李公山岳字君鎭義城人生於嘉靖戊申癸酉生員隱居邱園無進取意○有先生賀蓮榜詩李公伋字思卿李公俔字磬叔李公聃龍字聖言密陽人庚午文科李公德龍字應雲密陽人文科友琴堂(姓名行蹟未攷)

附友琴堂詩

相携物外作淸遊豈料君還我獨留此會明年何處共去留心事兩悠悠金公彦种字景放善山人官至監察先生在漢陽時赴公酒席有千里洛城無限抱斜陽聯袂浩歌迴之句康公明善字舟川之弟○有先生贈詩元公凱字德佐生員先王考悔堂先生師友錄總七十有四人竊想當時交遊宜不止此且其往還講劘之實必有鑿鑿可据者而中因兵火文籍蕩然無存先人嘗有意收拾而未克就不肖孤深懼夫愈久而愈失其傳乃敢以得於家庭者列書而輯錄之無徵不取有聞輒書隨闕隨塡粗成一通蓋竭一生之力而後來徵信猶不能爲三之一是重可恨已然因是錄而論其世亦足以知先生淵源交遊之盛云丙申四月下澣孫悅道敬書右師友錄先生之孫懶齋公所編也始伯氏靜隱公撰先生孝友錄訒齋崔公因孝友錄而爲之誌故於先生淵源授受之旨金蘭講劘之實幷未之詳焉此師友錄之所以作也謹按嘉靖癸卯先生贄拜愼齋先生於竹溪是年冬自竹溪拜退陶先生於溪上後六年己酉拜退陶先生於豐基郡廨甲寅自武陵拜南冥先生於德山別業先生蓋嘗出入於三先生之門而於退陶先生則文蹟之可據者止此當日單傳密付之訣莫得以徵焉然試就先生原稿而夷考平日言行之間則先生之學發端於愼齋觀感於南冥而晩年進德有得於溪門薰陶之餘者實深且一時名勝如黃錦溪朴嘯皐趙月川金芝山諸先輩或以道義相推或以翰墨相酬夫孰非同門講學之伴而至若河西金先生別有知己之感蓋先生之三年疏食河西之七月痛哭同出於至誠惻怛之情及其爲長水學也與趙龍門昱卽往訪焉則大易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先生以之此又先生大節之不可泯者此師友錄之不得不作也間者後孫諸人得是編於懶翁巾衍中將謀附刊於原稿之下要不侫一言以識之竊念懶翁以先生親孫汚不阿好所撰年譜諸編俱有考據可以徵信於來後奚容不侫之贅言哉但摩挲欽慕之餘不能無所感于中者玆綴數語以補狀誌之闕兼寓微顯闡幽之義云爾上之二十六年庚午南至日後學安東權相一謹識

附龍門詩

春色三三近他鄕日日愁病來方制酒恨不與同遊(祇受惠酒肴深謝深謝仍占短句以報雅意兼示諸生) 共作池亭飮還悲湖嶺別但憑靑眼在餘事何須說(申敎官季綏辭任歸義城) 黃大海應淸字淸之平海人生於嘉靖甲申壬子司馬應遺逸官至縣監以孝旌閭力學勵行訓誨後進使海曲爲禮義之鄕○甲寅春先生自畿湖轉入關東與公遍觀名勝而還柳公希潛字漢陽人官至義興縣監○公謫居本縣二十四年與先生同軒契深庚申議修鄕約及放還有先生贈別詩盧厚齋克愼字無悔尙州人蘇齋之弟也生於嘉靖甲申蔭官至僉正天資仁厚篤於孝友 ○與先生相善鄭竹軒字仲尹三嘉人○公與先生交契甚深先生贈詩有憶昔從遊處相知幾許深之句曹公淑字善卿號竹軒安陰人生於弘治甲子生進文科重試官至府使隱約齋(姓名行蹟未攷)先生爲天嶺學時與之從遊有所贈長律一篇

 

돌아가기

Copyright ⓒ 2004 국제퇴계학회 대구경북지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