인물
문집
서원
누정
고문서
학맥도

 

고문서편

 

 

柳後安 一族 立案(유후안 일족 입안)

 

명 칭 : 입안문서
작성연대 : 1684년
작성자 : 榮川郡
수취자 : 柳後安 一族
소장처 :
크     기 :

 

해제

이 문서는 노비주인과 노비간의 소송 사건에 대한 영천군의 決訟立案이다. 원고는 노비주인 이고, 피고는 노비이다. 元告측에는 幼學 柳後安, 柳世河, 柳後昌, 柳後光, 柳後文의 이름이 들어있고, 피고는 努 萬生이다. 努 萬生은 원래 順興에 사는 兩班 田萬榮의 노비로서 放居하 고 있었다. 유후안 측에서 만생을 매득했는데, 만생이 上典에게 위협당해 두려웠다는 이유로 도망하여 소송이 발생하게 되었다. 갑자년(1684) 11월부터 을축년(1685) 11월까지 소송사건 의 발생에서 결말까지의 자초지종을 상세히 적어놓았기 때문에 이 입안은 대단히 長文이다. 소송 결과는 원고가 승소하여, 그 決訟을 認證하는 문서로 영천군에서 이 입안을 유후안 일 족에게 성급해주었다. 앞부분은 결락되었다.

 

원문

□…□ꂚ良中 始囚其母 則□□現卽時捉送事□乎矣 移文持者□□登待是如 催捉□移是乎等以 待其現身捉送計料爲齊 爲先移文爲去乎 相考施行事 回移是齊 追于到付榮川郡移文內 訟隻奴萬生推捉 則出他未還是如乙仍于 囚禁其妻 使之督現爲如乎 萬生一族是如爲在 如加屯白活內上項萬生與矣徒等 一體訟卞爲有如乎 萬生劫於舊上典之威脅 逃走不現是在如中 矣身立訟對卞一事 與萬生少無異同是去乎 矣身往醴泉立隻是如 白活叱分不喩 柳哥奴億男白活內段置 加屯同根奴婢更訟一事 少無異同於萬生是去乎 加屯捉送 以爲一處對卞之地事 白活爲乎等以 同加屯乙 元告億男逢授捉送爲去乎 相考施行事移文是齊
甲子十一月卄四日 奴加屯年卅二 □□□□ 白等 安東居柳後安等呈議送據 所謂宗親府奴婢陳告人萬生捉訟事 永川郡良中 累度移文爲有如乎 同郡回移內 萬生囚其母督現 則亦□□白活內 上項萬生 劫於舊上典之威脅逃走 而矣身立訟 與萬生少無異同是如 如矣身捉送爲有臥乎所 今聞柳後安白活 則汝亦使喚奴子云 果是使喚奴子 則奴主間訟卞 法理不當是旀 萬生旣是陳告之人 則雖無推捉之擧 自當來卞之不暇是去乙 至於自永川囚其母督現 方逃走不現者 有何妙理是旀 劫於
舊上典之威脅 逃走不現者 所謂舊上典未知何許人 而無乃柳後安一族人是隱喩 所謂威脅者何事是旀 隱匿萬生呈身自請立訟者 亦何意思是隱喩 右良問目內辭緣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所謂萬生與矣身異姓六寸之間是白去乎 因本郡移文永川郡以 陳告入萬生推捉是白在如中 萬生不意逃走是乎等以 自永川郡 其母捉囚 則萬生母一族等矣身乙 陳告奴是如 入去官家 請解萬生□ 亦率入官前 則矣身有此捉送是白乎旀 今聞問目內辭緣 則萬生劫於舊上典之威脅逃走 而矣身立訟與萬生少無異同 是方移□□□是白乎所 實非矣身所告之辭是白遣 訟事間少無異同之說段置 千萬矣身不出之言 如是做作叱分不喩 矣身亦以柳生員使喚奴子是白去等 何敢有奴主間訟卞設心乎 千萬曖昧是白乎旀 舊上典之威脅事段 萬生順興居兩班田萬榮奴子以 時方放居 年年納貢於田哥兩班是白去等 舊上典之稱 實未知其由 而其上典田萬榮亦 威脅於萬生曰 汝矣身乙 柳生員處 婢子二口 代捧相換放賣是如云云叱分不喩 柳生員奴子得生者亦言於萬生曰 汝矣身乙 我上典旣已買得 同時一般奴子云云 故其亦恐被罪責是白乎可 自劫逃走是白乎喩 永川郡時方 萬生之母囚禁督現爲白乎矣 時未現出爲白有旀 柳後安段 與萬生上典田萬榮 本非族親之間是白去乎 幷以相考分揀施行敎味白齊 奴萬生累度移文 終不來現 同萬生囚次知督送事 移文永川回移內 前日貴郡移文據 同萬生乙 囚其母捉送後 萬生亦現身 到付不爲來納乙仍于 其母姑爲保放 使之期於査卞爲白如乎 今度移文內 辭緣如此是如乎所 萬生所爲 誠極痛駭是乎等以 其矣母 更良着枷嚴囚後 門案 准據捉送爲去乎 今後乙良 上項萬生拘留査問後 回移以爲其母放釋之地事回移是齊
査究次 乙丑 正月初八日 元告幼學柳後安年四十九 幼學柳世河年五十三 柳後昌年四十三 柳後光年卅八 柳後文年卄八 隻私奴萬生年卅五 戶口現納 白等 矣徒等奴婢相訟事良中 當日始訟爲白去乎 元隻中無故不就訟滿三十日是白去等 依大典決折敎味白齊
同月十一日 元告幼學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柳後昌年 柳後光年 柳後文年 白等 汝矣等奴婢相訟根因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徒等故奴太先良妻平介所生 奴婢乙 宗親府奴婢是如 私奴萬生各陳告無據根因段 故奴太先良妻平介父良人金平守母良女召史 內外良役明白是乎等以 平介所生奴婢等乙 矣家連三世使喚 曾無一言及於干犯寺奴之事分叱不喩 奴太先安東府自立戶 累式年戶籍內妻良女平介是遣 母良女召史是如明白載錄爲乎旀 太先身死後 其矣子奴於屯代立戶 累式年良中置 母良女平介是遣 平介之父良人金平守是遣 母良女召史是如 亦爲明白載錄 至于上年甲子戶籍 亦無異同爲有如可 上年四月分同奴婢中 婢一介逃走爲去乙 其矣同生奴於屯等處 斯速現出亦催督 則奴婢等 始生叛主之計 締結奸吏 相與通謀以 永川居私奴萬生名爲元告 有此假名投托之事 八月分 宗親府行關據移文推捉爲去乙 矣等進往永川官 則郡守初欲使之接訟 至出捧根條件 先問於萬生曰 汝矣所告平介外三寸是在貴山之母誰耶 萬生對以不知 則刑房英遠 恐其弄奸情跡現露 據曰此元非接訟之事 只當花名上使事是去乙 當初柳哥兩班 移文推捉 乃是交代刑房之誤也 郡守曰此言是也 不必推問是如 卽令矣等奴婢花名現告亦爲去乙 矣等以爲此奴婢花名 非矣等所當爲之事叱分不喩 此乃奴叛主倫紀極變是去乙 不問奴婢之根因 事理之當否 勅令花名 極爲寃抑是如 縷縷白活 則郡守亦矣等乙 驅出門外 急令奴婢等 輕先花名成冊上使 使時執之人 不得一言卞理 安有如此寃抑之事乎 同平介果是寺婢所生 則當初雖或逃役隱漏是白良置 旣爲私奴交嫁之後 則其矣所生他奴婢服役 必非其心之所欲 何以累代服役 終無一言及於干犯寺婢之事乎 此其不干寺婢之明證一也 太先身死之後 平介母子 相繼立戶已至二十年之久 其矣等 若有一毫干犯寺婢之事 則唯意所欲 宜無所不至是去乙 太先身死之後 有何顧忌 前上典戶籍載錄 終始如一乎 此其不干寺婢之明證二也 設使平介 圖免公賤 而樂爲私賤是如爲良置 萬生果是平介族屬 則萬生累代居在近地 何以目見其族屬之爲私奴婢 而隱忍掩置爲有如可 至於累代使喚之後 何始有陳告之事是白乎旀 旣有陳告之後則 所當奔走卞白之不暇是去乙 何以逃避數月爲如可 四度移文嚴囚厥母 至於經年後 何始爲來現乎 此其不干寺婢 僞造陳告之 明證三也 萬生陳告內 以貴山爲五十德之子 李分爲貴山之妹 以平介爲李分之女云者 旣無文無跡可據叱分不喩 近來欲叛其主者 或換名或假名或假托 處處援引接訟者無數 則設令貴山妹名 果有李分稱云者 公私賤民間名者 其麗不億 則安知李分 果爲平介之母是乎旀 李分名元無懸錄於平介之戶籍 則又安知平介之果爲李分之母也 以李分爲五十德之女者 只出於誣告者之口 而全無所據 據此一款 可知其弄奸情迹 此其不干寺婢 援引誣告之明證四也 永川官上奴婢案中 貴山名下 懸書其母自不知寺婢五十德九字 五十德果是貴山之母 則五十德當爲宗親府寺婢是去乙 何以曰自不知寺婢是如爲乎旀 五十德乙 旣曰自不知寺婢 則其子貴山 亦當旣自不知寺婢是去乙 何以曰宗親府寺奴乎 此其弄奸誣告之明證五也 萬生旣爲陳告 則其矣祖母名乙 宜無不知 而前日永川官庭良中 萬生亦貴山母名乙 對以不知則此非大大違端乎 萬生之不知厥祖母名 乃是大大違端是去乙 刑房李永遠 何以貴山母名在奴婢案之說 肆然指揮於官前 有若自己所當之事乎 此其符同奸吏 節節弄奸之明證六也 萬生其矣上典處 私自吐實曰 此事果非小人所爲卜事也 六月分 小人往在田中爲有如乎 自本家出送面主人 急招小人爲去乙 小人不知何事 進往官家 則刑房榮遠曰 以汝爲元告陳告如許奴婢於宗親府行關來到是如爲乎等以 小人不得已爲之分是遣 當初京中往來陳告之事 本非小人所知是如一一吐實爲乎旀 宜其萬生母言內 此事吾輩矣 不干涉是去乙 彼漢等 乃以不干涉之事 貽禍於吾輩 使吾輩不得安接 吾當進去安東 結項於渠家云之說 又發於厥上典田萬榮之口 萬生若於屯等有一分族義 則不平之說 何以發於厥母之口 而至出結項之言乎 以此言之 則萬生之於屯等 果非一族者 於此可見 而平介之爲貴山妹女云者 全是做出 明若觀火 此非援引投托者 而以大典言之 則刑典公賤條有案內 父母或祖父母或其身名字明白懸付外 援引投托者乙 勿爲聽理之文 今此平介及其母永川上奴婢案內 元無名字近似之事 則此豈非大典所謂援引投托 勿爲聽理者乎 陳告條 又有良人雖無良籍 良族良役已久者 勿許陳告屬賤之文 則平介雖無良籍是良置 平介從良已久 年限已過 則所當依法文 勿許陳告事是去乙等 況旀平介良籍 昭載於安東府戶籍 而其子孫爲私賤累代服役之後 何可奪屬於寺奴婢乎 設使萬生實爲陳告是良置 考之文籍 論以國法 則其矣等奸狀 自當現露於明鑑之下是去乙等 況旀所謂元告自是在 萬生元無上京陳告之事 其矣言內 旣已明白吐實 則此事□□孟浪 其間奸吏之符同弄奸情跡 現露無餘 萬生亦其矣上典良中 明白吐實之言 到今必不得還歸(諱?)是齊 同萬生陳告與否乙 其矣處 爲先嚴問 則奴婢等累代服役 一朝叛主投托之狀果 奸吏榮遠 受賂叛奴 僞造陳告 謀奪士夫家奴婢之罪 亦當洞然於明鑑之下是去乎 官各別窮問得情 枚報巡營 同奴婢等乙 矣徒等處出給 以伸窮民寃抑之情 以杜日後無窮之斃敎味白齊
同隻私奴萬生年卅五 白等 汝與柳後安等奴婢相訟根因 及汝矣身累度移文推捉不卽來現緣由 幷以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與柳後安等奴婢相爭根因段 矣身異姓五寸叔母寺奴平介亦 柳後安奴妻 其所生奴於屯婢壬玉等 十口身乙 其矣奴良妻所生樣以 據執使役是白去乙 矣身骨肉親族之間 不忍恝視 上年六月初生良中 矣身與遠一族金厚享 偕往京中宗親府書吏南哥稱號人家接主人是白遣 掌隸院陳告設計是白乎矣 該院坐起未易乙仍于 五日留待是白乎 厚享言於矣身曰 以若干資粮 汝不可久留京中 汝先還家 則我留此陳告掌隸院 成粘移以送 汝則歸待本部 花名時待卞可也是如 言及爲白去乙 矣身信聽其言而還歸爲白如乎 陳告粘移中 以宗親府書錄爲有臥乎所 掌隸院奴婢所生是遣 宗親府抄來事段 同去人金厚享 陳告宗親府 致有如此是白臥乎喩 其間曲折知不得是白去乎 大槪矣身五寸叔母平介 本以永川郡案付掌隸院五十德 所生次帶根脚段 婢五十德一所生奴二仇之 二所生奴貴山 三所生婢二分等是白乎矣 矣父生時 以時居官安東府移去時 婢五十德及其所生二仇之貴山等段 幷只時居安東移錄掌隸院爲白有去乎 二分段初不錄案乙仍于 二分一所生奴平一 二所生婢平介 三所生奴乭鶴故 四所生婢莫介等 公然落漏奴婢隱身居生爲白如可 上年六月分陳告續案懸錄是白在如中 其中二所生婢平介屬適於柳後安奴太先 交嫁所生段 一所生奴於屯 二所生婢壬玉三所生奴家屯 四所生奴乞陽 五所生婢一丁 六所生婢愛丁 七所生婢乙丁等是白遣 壬玉所生段 一所生奴完成 二所生婢壬成 三所生婢德只等十口乙 上項柳後安等奴良妻所生樣以 丙午年爲始 據執使役是白臥乎所 上年八月良中 陳告粘移據花名成冊時 上項柳後安及矣身 一處官前推問敎後 花名成冊上送該院是白去乎 陳告奴婢九名身貢木 上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納宗親府是白在果 矣身段 行到利川地得病 不得運身 而還來是白乎等以 當初上京時 接主人及該司書吏名字 幷只知不得是白乎旀 累度移文推捉 不卽來現事段 柳後安等亦奴於屯等 仍陳告花名上送之嫌 上年八月二十八日良中 進去矣上典家 矣身乙買得後 欲爲處置 而上典處矣身買得事懇請是白乎矣 矣上典不爲聽從 則使其奴得生結縛矣身 臀杖五十餘度是白乎所 杖處久未差륙瘳叱分不喩 得逢初度推捉移文 則日暮未得登程乙仍于囚在永川獄中爲有如可 明日偕欲進來現身 則上項柳後安奴得生 恐㤼矣身曰 汝矣身乙 旣買於汝矣上典處是如爲遣 欲爲結縛是白去乙 矣身未知死生 僅爲脫走而添得重病 不得運身故 果爲不卽現身爲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月十二日 元告幼學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柳後昌年 柳後光年 柳後文年 更推白等 汝矣等奴婢相訟事 未盡條件 更良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徒等奴婢根因段 已盡於原情中爲有在果 萬生所告 節節違端 萬生旣云陳告 則京各司奴婢陳告必有所志然後 可以爲之是白去乙 萬生言內 以口語陳述云者 極爲無據是乎旀 萬生以鄕曲常漢 初往京中 勢必請托書吏 以圖其事是去乙 書吏姓名不知云云 亦爲無據是乎旀 奴婢陳告 非一一可爲之事□所陳告本司之在於何洞 書吏長房之在於何方 宜無不知 而乃曰不知云者 亦爲無據是乎旀 當初渠旣曰 陳告宗親府叱分不喩 宗親府行關來到 則經年之後 乃曰 ꂚ掌隸院奴婢陳告 而關文出於宗親府云者亦爲無據是去乎 此必萬生本爲無據之事 締結永川奸吏李榮遠 遂其奸錄 同奴婢旣已花名上使爲有如可 矣徒等起訟之後 慮其奸狀敗露 囚厥母數月終始不現 恐劫上京符同書吏 圖得相近名付人於掌隸院 有此換說是乎喩 官威之下 稍加初問則可知其間情狀是乎旀 大槪宗親府寺奴之說 皆是架空鑿虛 做作名字 少無依俙
彷彿之來歷可據爲寺婢是置 撮擧端倪 更爲歷數是齊 陳告內本郡案付寺奴五十德二所生婢李分未案付故云云 則未案付李分何所據 而謂五十德之女乎 矣故奴太先良妻平介身乙 指謂李分之一所生女云者 亦何所據而云然乎 矣故奴太先 居生府內 與上典家所居之地 相去六十里之遠 則少無顧忌於上典 而自立戶籍內 何以妻良女平介母良女召史以書塡乎 李分之爲五十德之女者 旣無可據文籍 而平介之戶籍 若是昭然 則平介之爲矣徒等奴良妻明白無疑是乎旀 況旀李分元無名付之案 只有貴山名懸錄於續案 而其母不能明知 有曰自不知 有曰案未付 所謂其妹李分之移指矣奴太先妻母者 皆出於口無窮之辭也 以是信聽 據爲寺婢 則宗親府寺奴將日滋千百而士夫家 自古及今 何以有奴良妻所生使喚之事乎 萬生所告內 丙午年爲始使喚之說 尤爲無據 同平介所生奴於屯 奴上典家 服役已近四十年是去等 渠何以曰丙午年爲始使喚乎 萬生所告盡是無據之言 此不過渠本無所知之事是置 更賂於叛奴輩 半年之內 學習奸謀奸語而學之未詳 言皆無據 右良曲折 這這論報巡營 以爲宗親府粘移之地敎味白齊
同日 隻寺奴萬生年 更推 白等 汝矣等奴婢相訟事良中 未盡條件 更良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奴婢陳告根因段 已悉於昨日原情納招中是白在果 矣異姓叔母平介段 永川掌隸院婢是白遣 平介府太先段 柳後安奴子是白去等以 去丙午年六月良中 戶口單字收捧時 太先妻平介役名乙 以寺婢書錄 則上項後安兩班等亦 同年六月初二月良中 送奴甲信推捉太先曰 汝妻平介 雖曰永川掌隸院寺婢所生 旣是落漏則以良女以懸錄單字中是喩良置 不有損益是去等 敢以寺婢懸錄者 極爲過甚是如 或亂杖或刑問爲白乎矣 盡囚行廊房是遣 夜則杖之是乎所同太先因杖致死之有 安東邑內居常人朴太京參見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月十三日 元告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柳後昌年 柳後文年 柳後光年 更推白等汝矣等 奴婢相訟事 如有未盡之事是去等 更良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萬生所告內 太先妻平介 寺婢所生 的實是去乙 矣徒等乙 抑勒使喚作計 丙午年分 太先身乙 杖殺是如 欲以此爲平介寺婢 的實之明證爲臥乎所 尤極痛駭是置 同矣奴太先亦 其矣妻平介內外良籍乙 上典良中 明白現告外 卽無一言及於干犯寺婢之事叱分不喩 太先前後戶籍內置 亦以妻良女載錄是去等 上典有何所怒於太先 而至有杖殺之事乎 設使矣及太先戶籍內 有干犯寺婢之事是乎乙喩良置 杖殺其父 而使喚其子女 求之人情 萬萬無是是去乙等 況旀太先 丙午以前戶籍載錄 亦如是明白則豈復有推問之事乎 萬生所謂矣徒等杖殺之說 不亦搆誣罔測乎 矣徒等 果或有杖殺太先之事 則其子等亦 居在府內 與上典家相去六十里之遠 則杖殺其父上典乙 何所顧念 而自立戶籍內 以母良女載錄 至於數十年之久乎 此不過做出無根之言 眩亂官聽 必欲售奸之狀 極爲寒心是齊 今日所爭 只在於良女寺婢卞明事是去乙 萬生亦理屈言窮 白地搆誣 欲爲拑制矣徒等爲臥乎所 情狀極爲痛惡是去乎 官以洞燭其萬生前後變幻之狀 明査處決敎味白齊
乙丑正月十三日 元告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柳後昌年 柳後光年 柳後文年 更推白等 汝矣等招內 平介內外良籍乙 汝矣奴太先明白現告是如爲有臥乎所 良籍及良族乙 一一現告爲㫆 平介之爲汝矣奴妻 在於何年是旀 太先身死 亦在何年是隱喩 萬生所謂杖殺太先云者 雖不可取信 太先之身死 雖因他事受狀 或有仍杖致死之事是隱喩 右良辭緣 隱諱除良 一一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平介良籍事段 矣古奴太先戶籍內 妻良女平介是如載錄爲有遣 平介戶籍內 其矣父良人金平守 母良
女召史是如 載錄爲有遣 奴太先子於屯代立乎內 亦以母良女平介是白遣 平介之父良人金平守是如 數十年 其矣父子 皆以良籍懸錄爲有旀 良族段 太先率其妻 居在六十里之地事 在四十餘年前是乎等以 其矣良族 全不致案爲有旀 太先年丁卯 平介年庚午 其矣子於屯年庚寅生 則其父交嫁年月 雖不的知 而太先兒弱時交嫁 要不出四十餘年是白乎旀 太先身死年月日段 死在二十年間云 而矣徒等 或遠居他官 或年幼 不能詳知 安東府戶籍騰來相考 則可知是乎旀 至於太先杖殺之說
尤于只罔測事段 同太先生存時累年戶籍 其矣妻乙 皆以良女以載錄 曾無一毫干犯寺婢之事是白去等 上典有何可怒於太先 而至有杖殺之事乎 萬生亦自知理屈回避經年 今始來現 前後變說 無所不至爲白如可 末終做此無根罔測之語 以爲眩惑官聽之地爲臥乎所 極爲痛駭爲白乎旀 太先仍他事受杖死段 矣徒等 或遠居他邑或年幼 且數十年前奴之受杖與否乙 到今何以知之乎 大槪此事 元不干涉於訟理之曲直 而萬生亦欲以此一款 爲平介寺婢之證 萬萬無據是白去乎 相考處決敎味白齊
同日 隻私奴萬生年 更推白等 汝矣招內 婢平介乙 汝矣異姓五寸叔母是如爲有置 汝亦何人子孫 而以平介謂之五寸叔母是喩 族派世系乙 一一現告爲㫆 平介母名 平介父名役名 幷以現告爲㫆 永川官花名中 平介母李分乙 掌隸院婢五十德所生落漏云 則陳告時 當爲陳告於掌隸院是去乙 宗親府發關花名 極爲殊常是旀 汝亦骨肉親族間 不忍恝視 有此上京陳告之學 則以此留京之不足以 專委厚享 而徑先下來之說 亦甚殊常是旀 永川郡花名成冊時 柳後安汝矣一處官前推問是如爲有矣 自永川移送文案中 別無推問侤音 只爲推問 而不爲捧招爲有臥乎喩 陳告奴婢九名身貢木 上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納宗親府云者 尤極殊常 凡各司奴婢身貢乙 例爲都陳省上納戶曹叱分不喩 宗親府元非直貢衙門 則宗親府上納之說 不無疑怪之事 況汝亦陳告之人以 元非奴婢頭目之比是去乙 陳告奴婢等身貢領去之說 尤極駭怪 右良辭緣 一一現告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族派世系段 永川郡掌隸院婢 五十德矣二所生奴 則矣身祖父是在 寺奴貴山是白遣 貴山矣一所生奴 則矣父是
在寺奴此生是白遣 矣身段 奴此生三所生是白乎旀 婢平介母段 掌隸院婢五十德三所生寺婢李分是白遣 平介父段 私奴守平是白乎 矣其上典段 本郡柳田居名不知李生員是乎旀 婢李分所生平介等陳告時 當爲陳告於掌隸院是去乙 宗親府發關花名事段 婢平介所生於屯等十口落漏寺奴婢乙 公然以奴太先良妻樣以 柳後安謀 占使役是白臥乎所 矣身果以骨肉親族 欲爲陳告掌隸院 而與遠一族金厚享 偕去京中 以留京之不足以 專委厚享而徑先下來事段 矣身與金厚享 寸數雖遠 同是族屬故 矣身該院陳告一款乙 專委於厚享是白遣 亦信厚享之言 果爲徑先還歸 則陳告司名宗親府是白臥乎所 此則矣身 迷劣無識所致是白乎旀 矣身與柳後安等 永川郡良中 一處推問事段 在上年八月二十三日 同柳後安等 一處奴婢根脚推問是遣 侤音段 彼此俱無納招之事爲白乎旀 陳告奴婢九名身貢乙 上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納宗親府事段 陳告奴婢花名成冊上送該府後收貢上納事 奴於屯身 其中定頭目粘移來到永川郡是白乎等以 同奴婢貢木 依粘移收捧官踏印上納時 矣身同爲上京事段 時且饑饉叱分不喩 上京程途 偸竊之賊 處處有之是如 奴加屯等偕往亦懇乞爲白去乙 矣身不得已果爲偕去是白如可 行到利川地 以身病中道還來爲白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乙丑正月十三日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安東案付 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以永川案付府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 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永川人 李萬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守之主李萬生 詳知李分根脚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在果 柳生員便生奇計以其奴婢三口成文 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萬生之上典全萬榮 仍與全萬榮符同曰 李晩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受明文 使萬生不得開口 萬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 則萬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永川郡 誣呈議送 定訟官於醴泉郡 李晩生身乙 刻期督現 急於星火 必欲以形勢壓公爲私爲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曰 今旣接狀未決之前 則渠等爲吾家爲婢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劫捧侤音爲白臥乎所 其恃勢蔑法之狀乙 已不可論 而全萬榮之受三口婢 許給萬生於柳生員 乃以萬生爲柳生員之奴 仍欲使柳生員與萬生 接訟於醴泉郡者 其意如何哉 奴主相訟之地 有所未有之事是白去等 萬生旣爲柳生員之奴 而其可與柳生員相訟耶 如許事情 備細鑑當論移本道 俾無晩生侵督之弊爲白乎旀 所謂全萬榮推捉上京 以法治之 以防其婢爲只爲事 所志是置有亦 果若所訴 則柳哥之以三口婢買得 當初陳告晩生於其矣上典爲㫆 全萬榮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
痛駭是置 上項柳哥及全萬榮 各別明査得實後 柳哥段 繩以壓公爲私之罪 以杜後弊事 醴泉及榮川官良中 急急知委施行 而擧行形止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如 關內辭緣如此 上年矣定訟官推覈之後 奴婢等不待査決 往告於該府 有此論移之擧 其在訟體 不可直爲擧行 斯速査決牒報以爲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齊
同日 元告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柳後光年 更推 白等 知委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安東案付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以榮川案付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榮川人 李晩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平守之主李晩生 詳之李分根脚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在果 柳生員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晩生之上典全萬榮 仍與全萬榮符同曰 李晩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 受明文 使晩生不得開口 萬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 則晩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榮川郡誣呈議送定訟官於醴泉郡 李晩生身乙 刻其督現 急於星火 必欲以形勢 壓公爲私爲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 而今旣接狀於未決之前 則汝等姑爲吾家奴婢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怯捧侤音爲白臥乎所其恃勢蔑法之狀 已不可論 而全萬榮之受三口婢 而許給晩生於柳生員 乃以晩生爲柳生員之奴 仍欲使柳生員與晩生接訟於醴泉郡者 其意如何哉 奴主相訟 天地間所未有之事是白去等 晩生旣爲柳生員之奴而其可與柳生員相訟耶 如許事情 備細鑑當論移本道 俾無晩生侵督之弊爲白乎旀 所謂全萬榮推捉上京 以法治之 以防其奸爲只爲事 所志是置在亦 果若訴訟 則柳哥之以三口婢 買得當初陳告人晩生其矣上典爲㫆 全萬榮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痛駭是置 狀項柳哥及全萬榮 各別明査得實後 柳哥段 繩以壓公爲私之罪 以杜後弊事 醴泉及榮川官良中 急急知委施行 而擧行形止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如此是乎矣 定訟官推覈之後 奴婢等不待査決 往告該府 有此論移之擧 其在訟體 不可直爲擧行 斯速査決牒報 以爲處置之地向事 官是置有亦 關文內曲折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奴加屯名呈宗親府所志內 矣徒等乙 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許給 極爲無據事段 矣身亦 榮川官庭 不得一言卞理 又被驅黜而退 私心憤切 無可奈何 尋往晩生上典全萬榮家言其事狀 則全萬榮亦推問其由於萬生曰 汝何以知彼奴之爲寺奴婢 而有此陳告之事是旀 汝何時上京陳告乎 吾旣詳知 一一現告云云 則晩生初爲隱諱 及其窮問後 汝萬生始乃曰 此事果非小人所事是如云云 則全萬榮又曰 汝旣不爲 則汝何以身自當之乎 萬生曰 小人愚癡以爲加屯所誘 不得已爲之云云 則全萬榮憤其情狀略記其罪 仍曰後勿爲此等事云云 當日事狀 不過如此是去乙 萬生恐其情狀之敗露於官前 逃避數月爲如可 白地做出此無根之說 一以爲自己逃避之證 一以爲眩亂官聽之計爲白臥乎所 尤極痛駭是齊 設使矣身 雖欲買之 而洩憤是乃 全萬榮豈肯許賣其奴 使之生殺於他人之手爲乎乙所 揆之人情 萬萬無理之狀 不攻自破是白乎旀 萬生乙 果若買得 則生殺操縱 在於矣身是去 何以數月奔走於推捉是乎旀 況旀旣爲買得 則已有奴主之分 矣等某條 欲爲卞理是去等 寧有作爲己奴 而反與其萬生訟卞之事是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事段 當初自榮川移文推捉矣徒等時 矣父□姓名出於所志中 矣身亦纔經草土之餘 不忍見亡父姓名入於推捉之中 情理所極是齊 加屯雖或反主 生存上典 不爲不多 何以故上典姓名推捉是旀 萬生以陳告人 受移文推捉是去等 加屯亦不有奴主之分 自身出來隳寥於上典家 天下安有如此憤切罔極事乎 以此之故 加屯同生乞陽乙 略施刑狀 別無侤音捧出之事是去乙 加屯亦欲以此爲壓公爲私之跡 尤極罔測爲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隻奴萬生年 更推 白等 汝矣前招內 汝矣世系觀之 榮川郡掌隸院婢五十德二所生奴貴山 汝矣祖父是遣 貴山一所生次生段 汝矣父是如爲有旀 婢五十德二所生婢李分 李分夫平守二所生平介 平介三所生加屯是如爲有臥乎所 以其族派言之 汝與加屯 六寸之間是旀 平介夫平守於汝五寸叔母父是旀 平介所生加屯等 十口奴婢乙 柳後安等 以奴良妻所生樣以 冒占使役是乎等以 骨肉親族間 不忍恝視有此上京陳告之擧是如 前後納招 不啻丁寧爲有去乙 節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安東案付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 以榮川案付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則所謂李分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榮川人李萬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介之主李晩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去乎 柳生員更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晩生之上典全萬榮 仍與矣萬榮符同曰 李晩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 受明文 使晩生不得開口 晩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 則萬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榮川郡 誣呈議訟定訟官於醴泉郡李晩生身乙 刻期督現 急於星火 必欲以形勢 壓公爲私爲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曰 今旣接狀未決之前 則汝等姑爲吾家奴婢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劫捧侤音爲白臥乎所其恃勢蔑法之狀乙 已不可論 而全萬榮受三口婢 許給晩生於柳生員 與晩生接訟於醴泉郡者 其意如何哉 奴主相訟 天地間所未有之事是白去等 晩生旣爲柳生員之奴 而其可與柳生員相訟耶 如許事情 備細鑑當論移本道 俾無晩生侵督之弊爲
白乎旀 所謂全萬榮推捉上京 以法治之 以防其奸爲只爲事 所志是置有亦 果若所訴 則柳哥之以三口婢 買得當初陳告人晩生於其矣上典爲㫆 全萬榮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痛駭是置 上項柳哥及全萬榮 各別明査得實後 柳哥段 繩以壓公爲私之罪 以杜後弊事 醴泉及榮川官良中 急急知委施行 而擧行形止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如此是乎矣 定訟官推覈之後 奴婢等不待査決 往告於該府 有此論移之擧 其在訟體不可直爲擧行 斯速査決牒報 以爲處置之地 關是置有亦 今到關文中 汝矣六寸加屯呈該府所志內辭緣 汝矣前後招辭 以何如是相反是隱喩 其間曲折隱諱除良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上項婢五十德段 於矣身曾祖모 奴貴山段 於矣身祖父 奴此生段 矣父是白乎旀 婢李分段 矣祖父貴山之同生妹是白乎旀 婢平介段 於矣身五寸叔母 平介夫段 柳後安奴太先 加屯段 於矣身異姓六寸是白在果 今此加屯名呈宗親府所志內 其矣外祖母李分 爲榮川人李晩生奴平守妻是如呈狀 有此行査之擧是白乎所 李分與平守夫妻的實是白乎矣 所謂平守上典榮川人李晩生云者 醴泉郡北面法谷柳田里居李晩生是白去乙 加屯該府呈狀之際 榮川人李晩生乙 平守上典樣以 誤書呈訴之事 必出於加屯無識之致是乎旀 至於加屯所志內 所謂柳生員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 許給於陳告人李晩生之上典全萬永 仍與萬永符同是如爲臥乎所 所謂符同之說 柳後安亦 矣身乙 奴婢陳告該府是如 以此爲疾 矣身乙 矣上典全萬榮處買得以爲處置之計 而矣上典終不許賣而已 其間別無符同之事是白乎 相考施行敎事
同日 私奴加屯年 戶口現納 白等 萬生招內 其矣父次生 祖貴山 曾祖母五十德平介段 五寸叔母是如爲有旀 至於汝矣身段 異姓六寸之間是如爲有旀 平守上典段 醴泉郡北面法谷柳田里居李晩生是如爲有旀 所謂柳生員亦 奴婢三口成文許給於萬生之上典全萬永 別無符同之事是如爲有去乙 汝矣宗親府呈所志內辭緣 大與萬生之招相反 事甚殊常 右良問目內辭緣隱諱除良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次生段 於矣身異姓五寸叔 貴山段 矣祖母同生娚五十德段 矣外曾祖母 平介段 矣母 萬生段 於矣身異姓六寸之間是白在在果 平守上典段 本郡法谷里柳田居李晩生是白去乙 平守之上典乙 榮川居李晩生樣以 書呈于該府爲白乎臥乎所 此不過矣身 目不知書之人以 借書於他人乙仍于 所志中如是誤書 有此相左之弊是白乎旀 柳後安亦 萬生之上典全萬永處奴婢三口成文許給事段 榮川西面半地山里居 禹京亦言說爲白去乙 矣身白等 聞而此外 亦有言說之人是白乎矣 姓名不知現告不得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 招辭是置有亦 上年十月十九日 到付安東居幼學柳後安等名呈使議送題音內 榮川郡文書及應問各人等移文 取來招致 詳査曲直牒報處之向事 題音是齊 所志內矣奴等 符同官吏 誣告叛主之狀果 榮川郡守 不白是非 直令花名之由段 已悉於前呈議送中 令不更爲煩陳爲在果 矣等本以鄕曲昧事之人 未諳體例乙仍于 只以叛奴之相連官吏 從中作奸爲慮 敢以實情不得已 某某官 勿爲定訟官爲良 結控詐爲有如乎 狀辭違格是如 論退題辭 果爲至當 不勝惶恐爲乎矣 因此一時措語之顚錯 竟使覈是之寃 未有伸卞之日 則尤于悶迫是去乎 是以各別參商 剛明官定訟官 使之從公査處行下爲只爲 題音及所志是齊 迫于到付使關內 節到付宗親府關內 道內安東案付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 以榮川郡案付付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榮川人李晩生奴平介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守之主李晩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去乎 柳生員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 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晩生之上典全萬榮 仍與全萬榮符同曰 李晩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受明文 使晩生不得開口 晩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 則晩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榮川郡 誣呈議送 定訟官於醴泉郡 李晩生身乙 刻期督現 急於星火 必欲以形勢 壓公爲私爲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曰 今旣接狀未決之前 則汝等姑爲吾家奴婢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劫捧侤音爲白臥乎所 其恃勢蔑法之狀乙 已不可論 而全萬永之受三口婢 許給晩生於柳生員 乃以晩生爲柳生員之奴 仍欲使柳生員與晩生 接訟於醴泉郡者 其意如何哉 奴主相訟 天地間所未有之事是白在果 萬生旣爲柳生員之奴 而其可與柳生員相訟耶 如許事情 備細鑑當論移本道 俾無晩生侵督之弊爲白乎旀 所謂全萬榮推捉上京 以法治之 以防其奸爲只爲事 所志是置有亦 果若所訟 則柳哥之以三口婢 買得當初陳告人晩生於其矣上典爲㫆 全萬榮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痛駭是置 上項柳哥及全萬榮 各別明査得實後 柳哥段 繩以壓公爲私之罪 以杜後弊事 醴泉及榮川官良中 急急知委施行 而擧行形止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如此是乎矣 定訟官推覈之後 奴婢等 不待査決 往告於該府 有此論移之擧 其在訟體 不可直爲擧行 斯速査決牒報 以爲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此訟梗槪 當問於陳告人奴萬生故所居官榮川郡 累度移文 而同萬生回避不現是如 至於囚禁其母 今始捉送爲有去乙 元隻一處査究曲折 則萬生招內陳告一事 推諉於安東老 除假吏金厚享叱分不喩 奴婢等花名乙 榮川前官成冊上送 奴婢等身貢乙 新官收捧上納是如爲有臥乎所 上年六月二十二日 到付尙州居御營軍朴禮奉奴婢陳告據 宗親府直關本郡 使之花名成冊爲有去乙 不問是非 急捧花名 事理不當 而奴婢主龍宮居幼學全道三等 呈狀訴寃爲有旀 掌隸院牒呈據使關內 凡公私賤落漏之數 仍其陳告推捉現出 亦甚有弊 限明秋一倂姑停是如爲有等以 以此報使粘移爲有如乎 宗親府回關內 旣有新事目 則勢難趂卽 花名待明秋擧行是如爲有臥乎所 今此萬生陳告之事 與朴禮奉陳告之事 大略相同 則該院新頒事目旣如此 該府關內 辭意又如此 於是奴婢陳告之事 而一則頉報 一則聽理 揆以訟體 已極未安 而當此春分迫近 飢民爲賑之日 騰來各色帳籍續案 推捉應問各人等 亦甚難便 依事目待秋接訟之意乙 元隻等處 分付退送 未知何如爲乎乙喩 道以參商行下爲只爲 牒報回送內 同奴婢等 旣有時執之人 則當初榮川郡 不爲査卞花名上送 殊甚無據 明査處決 在所不已是乎矣 此與朴禮奉事 宜無異同 依事目待秋卞覈爲㫆 未決訟前乙良 使時執人 姑爲仍執之意 該府良中 粘移次兩報向事 回送是齊 爲牒報事 上年十月十九日 到付安東居幼學柳後安等名呈使議送題音內 榮川郡文書及應問各人等移文取來招致 詳査曲直 牒報處之事是齊 所志內 矣奴等 符同官吏 誣告叛主之狀果 榮川郡守 不白是非 直令花名之由段 己悉於前呈議送中 令不更爲煩陳爲在果 矣等本以鄕曲昧事之人 未諳體例乙仍于 只以叛奴之相連官吏 從中作奸爲慮 敢以實情不得已 某某官勿爲定訟官爲良結控訴爲有如乎 狀辭違格是如 論退題辭 果爲至當 不勝惶恐爲乎矣 因此一時措語之顚錯 竟使覈査之寃 未有申卞之日 則尤于悶迫是去乎 道以各別參商 剛明官定訟官 使之從公査處行下爲爲只爲題音及所志是齊 迫于到付使關內 節到付宗親府關內 道內安東案付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 以榮川案付府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卽矣 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榮川人李萬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守之主李萬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去乎 柳生員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 成文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萬生之上典萬永 仍與全萬永符同曰 李萬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 受明文 使萬生不得開口 萬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則萬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榮川郡 誣呈議訟定訟官於醴泉郡 李萬生身乙 刻其督現 急於星火 必欲以形勢壓公爲私爲白乎旀 至於私門結縛曰 今旣接狀未決之前 則汝等姑爲吾家奴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劫捧侤音爲白臥乎所 其恃勢蔑法之狀乙 已不可論 而全萬永之三口奴婢 許給萬生於柳生員 乃以萬生爲柳生員之奴 仍欲使柳生員與萬生 接訟於醴泉郡者 其意如何哉 奴主相訟 天地間所未有之事是白去乎 萬生旣爲柳生員之奴 而其可與柳生員相訟耶 如許事情 備細鑑當論移本道 俾無萬生侵督之弊爲白乎旀 所謂全萬永推捉上京 以法治之 以防其奸爲只爲行下事 所志是置在亦 果若所訴 則柳哥之以三口婢 買得當初陳告之人萬生於其矣上典爲㫆 全萬榮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痛駭是置 上項柳生員及全萬永 各別明査得實後 柳哥段 繩以壓公爲私之罪 以杜後弊事 醴泉及榮川官良中 急急知委施行 而擧行形止 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如此是乎矣 定訟官推覈之後 奴婢等 不待査決往告於該府 有此論移之擧 其在訟體 不可直爲擧行 斯速査決牒報 以爲處置之地事 關是置有亦 此訟梗槪 當問於陳告人奴萬生故所居官榮川郡 累度移文 而同萬生回避不現是如 至於囚禁其母 今始捉送爲有去乙 元隻一處査究曲折 則萬生招內陳告一事乙 推諉於安東老除假吏金厚享叱分不喩 奴婢等花名乙 榮川前官成冊上送 奴婢等身貢乙 新官收捧上納是如爲有臥乎所 上年六月二十二日到付尙州居 御營軍朴禮奉奴婢陳告據 宗親府直關本郡 使之花名成冊爲有去乙 不問始是非直捧花名 事理不當 而奴婢時執龍宮居幼學全道三等 呈狀訴寃爲有㫆 掌隸院牒呈據使關內 凡公私賤落漏之數 仍其陣告推捉現出 亦甚有弊 郞明秋一倂姑停是如爲有等以 以此報使粘移爲有如乎 宗親府回關內 旣有親事目 則勢難趂卽花名待明秋擧行是如爲有在如中 今此萬生陳告之事 與朴禮奉陳告之事 大略相同 則該阮親頒事目旣如此 該府關內 辭意又如此 等是奴婢陳告之事 而一則頉報 一則廳理 揆以訟體 已極未安 而富此春分迫近飢民極賑之日 騰來各邑帳籍案 推捉應答各人等 亦甚難便 依事目待秋接訟之意乙 元隻等處 分付退送 未知何如爲乎乙有 道以參啇行下爲只爲 牒報回送內 同奴婢等 旣有時執之人則當初營川郡 不爲査卞花名上送 殊甚無據 明査處決 在所不已是乎矣 此與朴禮奉 事宜無異同依事目待秋卞覈爲㫆 未決訟前乙良 使時執人 姑爲仍執之意 該府良中 粘移次兩報事 回送是乎等乙用良 粘移次以 兩件牒報回送內 粘移t成送向事 回送是齊 乙丑三月二十八日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節到付粘連牒呈內 節該安東居幼學柳後安名呈議送 以醴泉官定訟官推覈爲有如乎 掌隷阮新頒目內 凡公私賤陳告 亦甚有弊 郞明秋姑停事是乎等以 朴禮奉陳告之時 亦以依事目待秋花名爲有置 今此萬生陳告與朴禮奉 事宜無同異 待秋卞覈爲㫆 未決訟前乙良 使時執者 姑爲仍執云云爲有臥乎所 當初萬生之陳告 在於事目未頒之前 故自本道知委榮川官推覈 續案及帳籍 一一相考 明白載錄是乎等以 花名上送爲旀 身貢置 亦自本官收捧 上送爲孺如乎 其後柳哥 便生巧計 誣飾呈訴 已極痛惡叱分不喩 且此呈訴 在於新令旣頒之後 則初不許接訟 事理當然匙去乙 旣許廳理 累月推覈之後 何稱有事 目還有退送者 實難知其間曲折是乎旀 朴禮奉事 則在於事目之後 待秋花名計料者 事勢固然 豈可與事目前花名收貢者 此而同之哉 此事元不襯着 極其贅語 而揷人論報 致此牒呈 尤未知其用意之何如是旀 柳哥之買得萬生於其主 私門結縛至於酷刑 俾不得就訟 其壓公爲賤之罪 不可不痛懲 故明답牒報事 曾已移文 而此則尙不回移 亦未知其由是去等 大槪右奴婢等 自本府移文本道 自本道知委榮川官 自榮川官柦覈現出花名收貢 則本府自是時執者是置 自本道詳細分付此意本官爲乎矣 同奴婢等 如有逃散之弊 則不但罪在柳哥 本官難免其矢是去乎 相考施行向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相考施行向事 關是齊爲行下事 上年十月到付安東居幼學柳後安等名呈使議送題音內 榮川郡文書及應問各人等移文取來 詳査牒報事 定訟官題音及追于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導良 元隻等所居安東府榮川郡 移文捉來 一處査究 則萬生招內陳告一事 推諉於安東老除假吏金厚享叱分不喩 奴婢等花名段 榮川前官成冊上送 奴婢等身貢段 新官收捧上納是如爲有臥乎所 掌隸院牒呈據使關內 凡公私賤落漏之數 因其陳告推捉現出 亦甚有弊 限明秋一倂姑停是如爲有等以 以此報使粘移爲有如乎 今則秋分已過 所當趂此時査究事是乎矣 同所訟元隻等 皆去他官 時未來現叱分不喩 郡守今方受由上京 則莫重京衙門査報之事 不可遷就是乎等以 敢此稟報爲去乎 同訟官 他□□良中 卽爲移到事 是以參商行下爲只爲 牒報回送內 還官後 猶可査決向事 回送是齊 乙丑十一月初二日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今此榮川案付寺婢五十德所生等漏落爲有如可 上年六月分 因萬生陳告移文本道知委本官續案及帳籍 一一相考 明白載錄是乎等以 自本官花名上送爲旀 身貢段置 亦自本官收捧上納爲有如乎 今年正月分 安東居幼學柳後安亦以奴良妻所生是如 呈議訟接訟於醴泉官 累月推覈之後 續案與帳籍段明白載錄 而柳哥則良籍良族 不得現出 所當卽爲依法決給是去乙 稱有待秋成許訟事目是如 還爲退出爲臥乎所 旣有事目 則初不許接訟是旀 旣許接訟 則仍爲決給 事理當然是去乙 如是遷托 未知其由是旀 柳哥之假稱買得陳告人萬生其主是如 私門結縛 至於酷刑 使不得就訟 其爲奸狀 尤極痛惡是乎等以 差人下送爲去乎 知委本官 趂秋成斯速推覈 續案帳籍 明白載錄 則依例決給爲旀 良籍良族 不得現告 則柳哥身乙 亦依法典繩以重律 以杜壓公爲賤之弊爲乎矣 擧行形止 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之地事 本官良中 知委施行爲旀 安東案付寺婢莫今所生等 亦爲漏落爲有如可 因朴禮奉陳告所居醴泉官良中 曾已移文 亦爲待秋成推覈花名亦爲有如乎 一體知委 斯速推覈後 花名上送 以爲一時入啓之地事 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 相考趂卽査決爲旀 擧行形止粘移次以事件牒報事 關是齊置 爲牒報事 節到付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今此榮川案付寺婢五十德所生等 漏落爲有如可 上年六月分 因萬生陳告移文本道知委本官 續案及帳籍 一一相考 明白載錄是乎等以 自本府花名上送爲旀 身貢段置 亦自本官收捧上納爲有如乎 今年正月分 安東居幼學柳後安亦以奴良妻所生是如 呈議送 接訟於醴泉官 累月推覈之後 續案與帳籍段 明白載錄 而柳哥則良籍良族 不得現出 所當卽爲依法決給是去乙 稱有待秋成許訟事目是如 還爲退出爲臥乎所 旣有事目 則初不許接訟是旀 旣許接訟 則仍爲決給事理當然是去乙 如是遷托未知其由是旀 柳哥之假稱買得陳告人萬生於其主是如 私門結縛 至於酷刑 使不得就訟 其爲奸狀 尤極痛惡是乎等以 差人下送爲去乎知委本官 趂秋成斯速推覈 續案帳籍 明白載錄 則依例決給爲旀 良籍良族 不得現出 則柳哥身乙 亦依法典 繩以重律 以杜壓公爲賤之弊爲乎矣 擧行形止 爲先牒報 以爲入啓之地事 本官良中 知委施行爲旀 安東案付寺婢莫今所生等 亦爲漏落爲有如可 因朴禮奉所居醴泉官良中 曾已移文 亦爲待秋成 推覈花名亦爲有如乎 一體知委 斯速推覈後 花名上送 以爲一時入啓之地事關是置有亦 關內辭緣相考趂卽査決爲旀 擧行形止牒移次 以兩件牒移事 關是置有亦 朴禮奉陳告奴婢段 所當自本郡推覈是在果 奴萬生陳告奴婢段 今到使關內 朴禮奉陳告奴婢 一體推覈後 花名上送亦爲有矣 陳告人萬生居生榮川叱分不喩 榮川郡了 宗親府直關內 今此榮川案付寺婢五十德所生漏落爲有如乎 上年六月分 因萬生陳告移文本道知委本官 續案及帳籍 一一相考 明白載錄是乎等以 自本官花名上送爲旀 身貢段置 亦自本官 收捧上納爲有如乎 今年正月分 安東居幼學柳後安亦以奴良妻所生是如 呈議送接訟醴泉官 累月推覈之後 續案與帳籍段 明白載錄 而柳哥則良籍良族 不得現出 所當卽爲依法決給是去乙 稱有待秋成許訟事目是如 還爲退出爲臥乎所 旣有事目 則初不許接訟是旀 旣許接訟 則仍爲決給 事理當然是去乙 如是遷托 未知其由是旀 柳哥之假稱買得陳告人萬生於其主是如 私門結縛 至於酷刑使不得就訟 其爲奸狀 尤極痛惡是乎等以 差人下送爲去乎 推覈一處後 續案帳籍明白載錄 則依法決給爲旀 良籍良族 不得現出 則柳哥身乙 亦依法典 繩以重律以杜壓公爲賤之弊爲乎矣 擧行形止 斯速牒報 以爲入啓處置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同萬生陳告事 旣自宗親府 使榮川郡査報 則一人之訟 兩官推覈 事體不當是乎旀 追于到付順興人琴以柱呈上言掌隷院回啓牒呈據使關內 郡守定査官爲去臥乎所 許多各邑中ꡐꡐ陳告奴婢起訟者 至於三人之多 而郡守獨自査決 亦甚難便是乎等以 緣由牒報爲去乎 上項奴萬生陳告奴婢推覈事乙良 依宗親府關文 榮川郡良中 移定訟官事乙 行下爲只爲 牒報回送內 自本道旣定訟官於本郡 則不可推諉於榮川 自本郡査決牒報向事 回送是齊 私奴太先及其妻平介其子於屯等 始自何年立戶是旀 其矣戶下四祖 自丙午以上以下及掌隷院寺婢五十德一所生奴二仇之及其餘所生久遠 奴婢續案退伊 相考元隻所見處 沒數謄出 封印以送 以爲憑處之地爲旀 亦有憑問事 老除假吏金厚享起送事 移文安東爲有如乎 同府回移內 私奴太先及其妻平介其子於屯等 丙午以上以下 立戶下四祖 掌隷院寺婢五十德續案幷以謄送爲去乎 金厚陽不喩 厚香段 因公上京未還爲去等以 不得起送爲去乎 相考施行事 回移是齊 後錄內 順治十四年丁酉式年 戶 私奴太先年 一 丁卯 率母良女召史年四十九 己酉 父步兵尹從卜 母良女召史 順治十七年庚子式年 戶 私奴太先生年ꡐ四 丁卯 母良女召史 父步兵尹從卜 母良女召史 康熙二年癸卯式年戶 私奴太先生ꡐ七 丁卯 主柳世翊 父步兵尹從卜 母良女召史 妻良女召史ꡐ四庚午 父哲金 母良女召史 康熙五年丙午式年 戶 私奴太先故代子奴於屯年十七 庚寅 本慶州 主進士柳世翊 父私奴太先 祖私奴姜云 曾祖私奴今孫 母良女平介年ꡐ七 庚午 父良人金平守 三祖不知 康熙八年己酉式年戶 私奴於屯年ꡐ 庚寅本慶州 主府居進士柳世翊 父私奴太先 祖私奴姜云 曾祖私奴今孫 母良女平介年四十 庚午 父良人平守 三祖不知 康熙十一年壬子式年 戶 私奴於屯年ꡐ三 庚寅主進士柳世翊 父私奴太先 祖私奴姜云 曾祖私奴今孫 康熙十四年乙卯式年 故太先妻良女平介年四十六 庚午 父良人金平守 三祖不知 母良女召史 康熙十七年戊午式年戶 私奴於屯年ꡐ九 庚寅 主府居參奉柳世翊 父私奴太先 祖私奴姜云 曾祖私奴今孫 外祖金平介本安東 印 乙未大推ꡐ(屬?)案 奴貴山年五十六 父私奴李松 母同司婢五十德 辛卯 榮川去 同司付 乙未公文准去 印 柳後安與私奴萬生等 公私賤卞別事良中 有憑考事 寺奴貴山 當初入籍之年及丙午以上以下戶籍寺婢五十德名付所生久遠奴婢續案 相考謄出 以送移移榮川郡爲有如乎 同郡回文內上項貴山段 元無立戶之處 而其子次山戶下寺奴貴山是如爲有旀 寺婢五十德名 及其所生等名付續案 幷以元隻所見處 考出移文後錄爲去乎 相考施行事 回移是齊 後錄內 順治十七年庚子式年 館奴次生年ꡐ九 父館奴貴山 康熙二年癸卯式年 宗親府寺奴次生年四十二 父寺奴貴山 康熙五年丙午式年 寺奴次生年四十四 父寺奴貴山 康熙己酉式年 寺奴次生年四十七 父寺奴貴山 康熙十一年壬子式年寺 奴次生年五十一 父寺奴貴山 康熙十四年乙卯式年 寺奴次生年五十四 父寺奴貴山 康熙十七年戊午式年寺奴次生年五十七 父寺奴貴山 續案掌隷院癸巳收貢案 辛卯安東來寺婢五十德所生奴貴山年五十四 居榮川住辰穴 乙未續案 掌隷院奴貴山年六十二 父寺奴李松陽 母自不知寺婢五十德 印
元隻及奴萬生上典順興居田萬榮 幷以移文捉來推問次 乙丑十一月二十二日 順興居幼學田萬榮年五十七 戶口現納 白等 節到付宗親付關據使關內 節該安東案付 奴加屯名呈所志內 矣外曾祖母五十德以榮川案付府婢 生子貴山仇之 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榮川人李晩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介之主李晩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於本府 旣以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爲有在果 柳生員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 成文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晩生之上典全萬永 仍與全萬永符 同曰 李晩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 受明文 使晩生不得開口 晩生恐被殺害於柳生員 出避不現 則晩生之母 時方捉囚於榮川郡 誣呈議送定訟官於醴泉郡 李晩生身乙 刻期督現 必欲以形勢壓公爲私 至於私門結縛曰 今旣接狀未決之前 則汝等姑 爲吾家奴婢是如 酷施刑杖 終欲劫捧侤音爲臥乎所 全萬永之受三口婢於柳哥 符同許給 使不得接訟 欲爲壓公爲賤之狀 誠極痛駭 柳哥及全萬永 各別明査牒報之地向事 關是置有亦 汝矣奴萬生身乙 柳後安處婢三口代捧 而至於買得樣以 受明文後 同萬生許給 果是實狀是乙喩 其間曲折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 本以順興所居人 而今此關文中 姓字以全字誤書爲白臥乎所 矣身姓字則 田字是在果 矣奴萬生 居在榮川西面三十里程途是白如乎 上年七月分 其矣一族寺奴婢落漏 陳告於宗親府是如爲白去乙 矣身曾見李榮遠奴婢陳告事 旣有受刑定配之擧乙仍于 如此之患 恐及於矣奴萬生 決笞十五度 以爲懲戒之地 而元無柳後安處婢三口代捧受明文後 矣奴萬生許給之事叱分不喩 且無前後與柳後安 奴婢代捧代給符同相議之事是白乎旀 上項柳後安 曾是所昧之人是白去乎 相考分揀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隻私奴萬生 年ꡐ六 戶口現納 白等 汝矣上典田萬榮招內 與柳後安 元無符同 婢三口代捧受明文後 汝矣身許給之事是如叱分不喩 柳後安 曾是所昧之人是如爲有置 汝矣上典田萬榮亦 柳後安處婢三口成文代捧之說 汝亦必有所聞所見處是去乎 問目內辭緣隱諱除良 從實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月日不記上年良中 矣上典田萬榮所得聞寺奴婢陳告之事 來到矣家 決笞十五度後 戒飭於矣身曰 李榮元雖是學識之人 曾以奴婢陳告事 累次受刑 難以得生是去等 汝以於家信使奴子 作此意外之事是如爲白去乙 矣身聽聞上典之言爲白有如乎 上年八月二十七日 柳後安亦率其奴得承 來到矣家曰 汝矣身乙 汝矣上典田萬榮處買得是如 使其奴得承 執杖打臀五十五度 而婢三口代給與否段 知不得是白在果 矣身受杖時 參見人段 榮川西面半地里居寺奴萬京 百姓金宗立等是白乎旀 矣身受杖累度之後 心甚恐劫 姑避不現 則同柳後安及其奴 白等 留連三日 討食穀物是白乎矣 矣身終不現身 則柳後安亦還歸其家爲白有在如中 矣身亦柳後安處受杖與否 及矣身代給眞僞矣身得往 而於矣上典爲白有如乎矣 異姓六寸弟加屯 呈訴于宗親府 有此更訟之擧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元告幼學柳後安 年四十九 戶口現納 萬生招內 矣身乙 汝亦萬生上典田萬榮處買得是如 上年八月二十七日良中 率奴得生 進去其家 打臀五十五度是如爲有置 汝亦萬生乙 果稱買得的實是隱喩 打臀曲折 幷以一一現告推問敎是臥乎在亦萬生招內 雖曰其矣身乙 買得於厥上典是如爲良置 買得之說 萬萬無據叱分不喩訟隻買得作爲己奴之後則 便是奴主 豈以奴主而有相訟之理乎 萬生構誣 擧此可知是白乎旀 至於打臀五十五度之說 尤極無據 萬生旣是他奴 又是元告之人 則寧有犯手之理乎 前後誣罔之狀 不待卞雪 而自明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隻奴加屯 年ꡐ二 白等 汝矣宗親府呈所志內 汝矣外祖母李分 爲榮川人李萬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守之主李萬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本府花名錄案 今方納貢 而柳生員便生奇計 以其奴婢三口成文 許給於當初陳告人者李萬生之上典全萬榮 仍與全萬榮符同曰 李萬生身乙 柳生員買得樣以 受明文 使萬生不得開口是如爲有臥乎所 田萬永奴萬生 初稱陳告人 而及其推問捧招 推諉於金厚享叱分不喩 平守本非渠奴 乃是從祖母夫云云 則汝矣所志中 何以李分夫平守上典李晩生爲言是旀 柳後安以三口奴婢 許給萬生上典全萬榮是如爲有乃 萬榮招內 元無是事是如爲臥乎所 奴婢許給之說 汝亦親聞是隱喩 仍人得聞是隱喩 右良辭緣 一一現告爲旀 汝矣族係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當初陳告人田萬榮奴李萬生之所爲是白去乎 矣身追呈宗親府所志內 矣外祖母李分 爲榮川人李晩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是如爲有乃 榮川李晩生段 矣身異姓六寸之間 而厥上典段 順興居
田萬榮是白乎旀 矣外祖父平守上典李萬生段 醴泉北面柳田居生之人乙 書以榮川人是白乎所 矣身目不知書之人 以借書所志之際 書給之人 誤書道名之致是白乎
旀 平守之主李萬生 詳知李分根脚陳告事段 矣身宗親府呈所志中 初不擧論於文字是白乎旀 金厚享處推諉事段 奴萬生 與金厚享 遠近間有族分叱不喩 厚享適以上京是如可 與其萬生相逢於京中 粮乏是如云云 則厚享言曰 汝矣文書 給於我而下去 則我當陳告是如云云 故萬生直爲陳告不喩 萬生名陳告所志 傳給於厚享處下來後陳告人段 金厚享的實是如爲白去乙 萬生處傳聞爲白有旀 柳後安 以三口婢 許給於萬生上典田萬榮事段 萬生趂不就訟事 以厥母捉囚榮川郡乙仍于 矣身推尋萬生次以 進去萬生所居處 則柳後安亦 奴婢三口 代給於萬生上典田萬榮 而同晩生買得欲殺云云 則萬生脫逃是如 其差人禹京言說爲去乙 聽聞爲白有旀 奴婢世係段 一一現告爲白去乎 相考處決敎味白齊 奴加屯現納世係 榮川寺婢五十德故 一所生奴仇之 故 二所生奴貴山故 三所生婢李分故 一所生奴平一 二所生奴平介 年五十六 一所生奴於屯 年卅六 二所生婢壬玉年 卅四 一所生奴頑成 年十二 二所生婢壬成 年八 三所生婢德只 年六 三所生婢加屯 年卅二 四生奴乞陽 年什九 五所生婢一丁 年卄七 六所生婢愛丁 年卄五 七所生婢乙丁 年卄二 三所生婢莫介 一所生奴裵奉 四所生奴乭鶴故 印
同日 奴萬生年 更推 白等 汝矣招內 汝矣上典處受十五度 柳後安處受五十五度 連次受杖是如爲有去乙 今此宗親府差人及許多衆目處 露臀摘奸爲在如中前後受杖 至於七十度 則杖末所下處 宜有杖痕是去乙 元無杖痕處 事甚殊常 右良辭緣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在亦 矣身上典處 受杖十五度 過七日後 柳後安處 又受五十五度臀杖 以如臂桑木之杖是白乎 矣無杖痕 極重死生難知 而僅免杖死之患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寺奴禹京及金宗立等 所居郡移文推捉推問次 乙丑十一月二十六日 騎保金宗立年六十四 戶口現納 果汝亦與禹京 同坐一處 禹京以柳後安亦婢二口代給於萬生上典買得是如 現告時 汝亦明白參聽是去乙 佯若不聞樣以 同惡諱不直告 事甚痛駭 其間實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禹京婢二口代給買得之說 明白聽聞爲白有矣 及其下問 禹京一向發明 所見切迫乙仍于 果以佯若不聞樣以 瞞告遲晩爲白去乎 相告分揀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金宗立年 更推 白等 汝亦柳後安來到萬生家 婢三口代給於萬生上典田萬榮是如 杖打之時 汝亦參見是如爲有臥乎所 某樣杖木幾度打下是隱喩 一從所見 一一現告亦推聞敎是臥乎在亦 其矣他餘事段 知不得爲白在果 上年八月日 柳生員來到萬生家 如手指桑木以 無數打臀是乎矣 杖數段 不能記臆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寺奴禹京年五十五 戶口現納 白等 奴加屯招內 柳後安亦奴婢三口代給於萬生上典田萬榮 而同萬生買得欲殺之計 則萬生脫逃時如 其差人禹京言說是去乙 聽聞時如爲有臥乎所 汝亦奴萬生身乙 奴婢三口代給買得之事乙 何以詳知 而傳說加屯爲有如乎喩 其間曲折隱諱除良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與萬生相居一帿場是白如乎 日不記 上年八月分 安東居柳哥兩班等 率奴僕 來到於萬生家 號令於萬生曰 汝矣身乙 汝矣上典田萬永處 婢三口代給買得 則汝身旣爲吾家之奴子是如 打臀無數 而杖數段未能記臆爲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差奴禹京年五十五 更推 白等 當初推問時 柳後安亦婢三口代給於萬生上典田萬榮是如 衆人聽聞處 明白現告之後 及其捧招之時 三口代給買得是如 卽今變辭 極爲痛駭是置 其間情狀 一一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段 婢三口代給買得的實是如 初招之外 他無所達之事是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田萬榮年 更推 白等 禹京推問時 婢二口代給買得是如現告是隱喩 三口代給買得是如 現告是隱喩 一從所聞所見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禹京亦婢二口代給買得是如現告時 矣身明白參聽爲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宗親府差人安千石年五十六 戶口現納 白等 禹京推問時 婢二口代給買得是如現告是隱喩 三口代給買得是如現告是隱喩 一從所聞所見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禹京婢二口代給買得是如現告時 矣身明白參聽爲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醴泉居步保李廷宗年六十五 戶口現納 白等 奴加屯名呈宗親府所志內 矣身曾祖母五十德 以榮川案付婢生子貴山 仇之生女李分 所謂李分 卽矣身外祖母也 李分爲李晩生奴平守妻 生矣母平介 平介爲安東人柳生員奴太先妻 多産子女 則柳生員稱以奴良妻所生 冒法使喚 上項平守之主李晩生 詳知李分根脚 陳告宗親府是如爲有臥乎所 汝亦果是平守上典是旀 婢李分所生加屯等 陳告於宗親府 的實是隱喩 右良辭緣 從實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前名晩生是白如乎 己酉式年戶籍時 改名廷宗 到今流來是白去乎 奴加屯所志內 奴平守乙 晩生奴是如爲良置 矣身段 元無平守之奴名 而前後未聞之人是白乎旀 亦無奴婢陳告之事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奴加屯年 更推 白等 宗親府關內 汝矣所志中 榮川人平守上典李晩生陳告人是如爲良置 所謂陳告人段 汝矣六寸榮川居私奴萬生是去乙 何以平守上典李晩生是如爲有旀 汝矣言內平守上典李晩生段 榮川人不喩 醴泉柳田居李晩生是如爲去乙 發牌汝矣身逢授 使之捉來推問曲折 則李晩生不喩 李廷宗是如叱分不喩 所謂平守 不但其矣奴名中所無之人 前後未聞是如爲旀 陳告一事段置 亦無陳告之 事是如爲有臥乎所 與汝矣宗親府呈訴志辭緣 節節相左 極爲殊常 平守曲折 隱諱
除良 從實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亦宗親府呈訴志內措語中 別無平守上典李晩生陳告是如書呈之事 而矣身六寸榮川居私奴萬生亦陳告是如書呈爲有如乎 關內平守上典李萬生陳告云云之說 宗親府書吏吳書之致是白乎喩 矣身段 元無平守之主李晩生陳告之事 則醴泉李晩生亦無平守之奴名 前後未聞 又無陳告之事 則發明納招 勢所固然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元告柳後安年 柳世河年 更推 白等 汝矣訟事 又有未盡之辭是去等 更良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萬生經年逃避之事 前後變幻之狀 皆已洞燭於明鑑之下 不須更煩是乎矣 今見宗親府關文辭意 則與此間事實 大相違背 必是萬生欺罔本司之致 不然則宗親府何以知之 而有此發關之事乎 玆敢逐條攻破 以明其實狀之不然 宗親府關文內云續案及帳籍 一一相考載錄是乎等以 自本道花名上送是如云云之說 專出於萬生之欺罔本司是在果 當初榮川官花名上送之時 元無査問良賤之事 必無續案相考之事 一依叛奴所告 直爲花名上送是去乙 矣等不勝寃痛 具由呈議送到付於本府 仍爲接訟 取考其時議送及榮川官所呈立旨 則矣等處 不問曲直勅令花名之事 據此可知是去乙 關文內乃曰 續案載錄云者 不亦萬生之欺罔本司者乎 關文內又曰 柳哥則良籍不得現出是如云云之說 又是萬生之欺罔本司是去乎 本郡接訟之後 安東榮川兩官戶籍及續案相考次以 彼此受移文齊進相考 則叛奴加屯等良籍段 昭載於渠等前後主丈 無一可疑之處是遣 萬生所謂李分之爲五十德女平介之爲李分女云者 元無可據處 考之於兩官謄來文書 則可知其良籍分明是去乙 關文內乃曰 良籍不得現出云者 不亦萬生之欺罔本司者乎 關文內又曰 萬生身買 得是如云云之說 又是萬生之欺罔本司 其爲無據事狀 已陳於前後招辭中叱分不喩 其矣上典田萬榮官前納招內 本無買得之事是如 亦爲明白陳達是乎旀 同萬生招內亦無買得之事是如 今乃從實納招 則萬生前後誣告本司之狀 據此可知是乎旀 關文內又曰 萬生身乙 結縛酷刑 使不得接訟是如云云之說 又是萬生之欺罔本司 誠不滿一笑 萬生乃是他奴子 而居在他官 又是元告之人 則矣等雖欲結縛酷刑 彼豈肯甘心受杖於矣等是乎旀 矣等亦何敢輕身下手於元告之人 作一籍口之資乎 求之事理 萬萬無是 矣等不須多卞 大槪萬生所告 全是孟浪無據 前後納招 節節相違叱分不喩 兩官戶籍續案中 皆無可據是乎等以 恐其奸狀敗露 誣告本司差人下來以爲抑制之計 其爲情狀 尤極痛駭 宗親府若知萬生之弄奸 至於如此 則必無是事 旣自本道定訟官 使之査處 則事之是非曲折 當自決於本道是去乙 今者發送差使使之推覈者 實是前古之所未有 窮鄕士夫 將不得保存奴婢 而奴叛主 倫紀之變將接跡而起矣 其爲寃痛爲如何哉 官以各別明査 枚報巡營 以爲處決之地敎味白齊
同日 私萬生年 更推 白等 婢五十德三所生婢李分寺婢以續案中落漏是如 陳告於宗親府 今方査覈是在如中 李分五十德所生與否及落漏眞僞 汝矣口設叱分以 有難取信 同李分之五十德所生 明白可據 公文一一現納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李分寺婢五十德所生以 落漏於續案中 而又不入籍 則可據公文 現納無露爲白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月二十七日 奴可屯年 更推 白等 婢五十德三所生婢李分寺婢以 續案中落漏是如 汝矣六寸奴萬生亦 陳告於宗親府 今方査覈是在如中 李分五十德所生與否及落漏眞僞 汝矣口說叱分以 有難取信 同李分之五十德所生 明白可據公文現納爲乎矣 公文若不得現納是去等 五十德之子女等處 財産分給都文記及李分之子女處財産分給都文記 一一現納 則李分爲五十德之女 平介爲李分之女 庶有可考之端是去乎 聞見有處 卽爲現納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五十德所生李分名付 無他可據公文 而五十德夫私奴松陽生時 田土家財分給文記 必有於仇之孫子唜鐵家是白去乎 同唜鐵居生安東南面老邑藪里 推捉取納相考 則可知實狀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 敎味白齊 奴萬生陳告一事乙 安東居金厚享專委之事是如爲去乎 上項金厚享到移牒卽時捉送 俾無莫重査事遲延生事之弊爲旀 貴府南面老邑藪里居寺奴唜鐵到移文卽爲捉送爲乎矣 同唜鐵曾祖父母松陽五十德諸子孫等處 分給財産都文記 不意搜納印封輸送事 移文安東爲有如乎 回移內 金後香依移文捉送爲去乎 寺奴唜鐵
不意捉來推問 則所謂都文記 藏置於榮川西面居其從祖父貴山家是如乙仍于 其矣身叱分之事 今時押送是如 回移爲有去乙 推問次乙丑十一月初二日 納粟通政金厚香 改名是香 年七十七 戶口現納 白等 宗親府關據使關內 加屯等陳告人萬生是如爲有矣 萬生招內 陳告一事 專委於汝矣身爲臥乎所 萬生旣是陳告之人 則汝亦何以陳告爲有旀 李分元無五十德所生懸錄處 而以李分謂之五十德所生 有何所據是旀 五十德若是掌隸院寺婢 則又何以陳告於宗親府爲有臥乎喩 其間曲折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上年五月分 因事上京爲有如乎 榮川居私奴萬生乙 偶然相逢於京中 則萬生曰 其矣異姓六寸加屯 本以榮川案付 掌隸院寺婢五十德孫所生等以 公然落漏 安東居柳後安亦 上項加屯等乙 其矣奴良妻所生樣以 積年使喚 曖昧莫甚 不計方農 宗親府陳告次以上來 而當此農節 留京爲難是如 使之矣身陳告亦言說是白在如中 萬生與矣身 有族分云者 萬生同姓祖父貴山 同生兄仇之 妻安東濟用監寺婢莫春 亦與矣母同姓四寸是白乎旀 仇之段 至於萬生從祖父是白在果 萬生段 於矣身無族分是白乎矣 陳告所志乙 矣身逢受後 萬生段 卽爲下送 矣身果爲入呈于宗親府爲白有旀 上項李分與矣身査頓云者 李分之女平介 平介之女愛丁 亦作爲矣身孫子妻是白乎等以 李分果査頓之間是乎旀 李分都案中落漏 古都案良中 無載錄處 而李分爲五十德 所生的實 懸錄文書段 覓納無路是白乎旀 五十德果是掌隸院案付 而當初萬生所志中 衙門乙 書趂於宗親府 而且言于矣身曰 宗親府入呈亦所志書給爲白乎等以 矣身上年五月入呈時 三堂上會坐直房之司也是白在果 上項加屯等 宗親府陳告一事乙 矣身果是自當爲之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寺婢唜鐵年卅八 戶口現納 白等 奴加屯侤音中 五十德夫私奴松陽生時 子息等處 田土家財分衿文記 在於安東居仇之孫子唜鐵家是如爲去乙 移文安東回移內 所謂都文記 幷置於榮川西面居其從祖父貴山家是如 唜鐵幷以捉送是如爲白臥乎所 同文記有無與父貴山孫子萬生妻推問 則以無納招爲臥乎所 互相推諉 隱匿不納之狀 極爲殊常 其間曲折 隱諉除良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父二香襁褓之時 矣祖父仇之束伍軍以 正兵入防北道時 在北道身死 屍身載來是白乎等
以 本無文記成置之事是白遣 矣父二香亦丙辰年分身死爲白有在果 矣父生時 聞於矣父之言 則文記在於榮川居叔父貴山家是如 常常說道是乎矣 未及推得之際 其父二香身死是白乎等以 厥後矣身文記推尋次以 往問於萬生之父次生處 則同文記稱以見賊爲言 尙未推得爲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奴加屯年 更推白等 萬生侤音中 元無文記是如爲有旀 唜鐵侤音中 其祖父仇之 本無文記成置之事是如爲去乙 本無都文記乙 何以唜鐵家藏置是如爲有臥乎喩 其間曲折 隱諱良除 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文記成置與否 未能詳知是白乎矣 仇之以其長子 則意謂文記都在長子家是白乎可 矣身妄自斛酌納招爲白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奴萬生年 更推 白等 凡落漏奴婢 雖是他司奴婢 必須陳告掌隸院 査問本道 自是法例是去乙 今此汝矣陳告是在 婢五十德所生等 旣是掌隸院奴婢 則不爲陳告於本院叱分不喩 莫重陳告 若以汝矣名書呈 則使金厚享陳告於宗親府 事涉殊常 右良辭緣 隱諱除良 從實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陳告婢五十德所生等 明是掌隸院寺婢是乎矣 迷劣所致 不知法例之如何 而雖他司奴婢 陳告他司無妨是白乎可 宗親府良中 陳告是乎所 使厚享代呈事段 矣身陳告次 上京累日是白在如中金厚享汝矣身同姓六寸唜鐵父李香 果六寸之親 而於矣身査頓之間是白如乎 無粮資留軀之餘 逢着厚享於京中之衙 累日留京 粮資已渴 情勢切迫是如 矣身當初書去陳告所志乙 往給厚享 宗親府了 呈陳告是如言及後 矣身段 卽爲下來爲白有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月 初三日 金是享年七十七 更推 白等 白等 寺奴婢陳告 何等重事 而聽其萬生之言以 其萬生書給一張所志 有此陳告爲有旀 又與萬生 亦無族分 則代其萬生陳告 有何妙理是隱喩 問目內辭緣 隱諱除良 從實直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身亦寺奴婢陳告一事 非不知重事 而又與萬生 雖無族分是白乎乃 平介六所生婢愛丁 爲矣身同姓孫子有聲之妻 旣入於陳告所志中爲白有等以 果爲入呈于宗親府而已 其間別無意思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白齊
同日 元告柳後安年 柳世河世年 柳後光年 更推 白等 汝矣相訟事 如有未盡之辭是去等 更良一一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宗親府關文內云 續案帳籍 一一相考載錄是如云云之說 專出於萬生之欺罔緣由乙 旣已陳達是在果 大槪萬生陳告內五十德女李分 李分女平介爲名者乙 求之帳籍而不得 求之續案而不得是乎等以 其矣招內 李分之爲五十德女 平介之爲李分女 元無可據文字是如 從實納招爲遣 叛奴加屯亦 旣已同辭緣招之後 理屈計窮 又生奸謀 稱以所謂五十德之夫李松分衿子女文記中 或有可據是乎可 持來次受移文逃去安東衙之後 始爲還來 而其矣所謂文書乙 稱以見偸 終不覓來是如 萬生及加屯 萬生一族稱云 唜鐵等亦同辭納招爲臥乎所 其爲變幻奸狀 尤爲敗露 掩覆不得爲白去乙等 萬生何敢以李分爲五十德之女爲乎旀 又何以平介爲李分之女乎 今若援引他人 托爲一寺婢之子孫 而使不得卞明 則國內許多□奴婢 孰不爲五十德之子孫乎 今日所爭 在此一款 而續案及帳籍 俱不載錄 則渠何敢欺罔官聽 一至此哉 前後變幻奸僞無據之狀乙 官以一一洞燭明査處決敎味白齊
同日 元告柳世河年 柳後安年 柳後光年 隻私奴萬生年 奴加屯年 白等 汝矣等奴婢相訟事 如有未盡條件是去等 更良現告亦推問敎是臥乎在亦 矣徒等 今此所訟奴婢事 無未盡條件是白去乎 相考施行敎味爲等如各人等招辭是置有亦 柳後安等 枝辭蔓語 萬生等飾詐變幻之說 粉如莫甚有難盡擧是在果 平介良族 柳後安等 雖父得現告 安東謄來帳籍中 奴太先妻良女召史 於屯立戶下母良女召史是如 丙午以前以後各式年 明白懸錄 則後安等執謂良籍 不無所據是乎旀 萬生陳告內 平介卽李分之女 李分卽掌隸院寺婢五十德之女是如爲良置 榮川謄來續案中 癸巳收貢案 掌隸院寺婢五十德所生奴貴山乙 未續案 掌隸院奴貴山母 司名不知是如爲有矣 李分平介之名 元無懸錄處是乎旀 榮川謄來帳籍中 五十德之子貴山 或稱館奴 或稱宗親府奴 或稱掌隸院奴 莫的司名跡涉殊常 況李分平介段 考之帳籍 憑驗無處是乎等以 五十德李分等子女處財産分衿記 使之現納 亦不得現納 則平介李分之女 李分五十德之女云云之說 無稽莫甚是乎旀 設令平介 果是李分之女 李分果五十德之女 五十德旣是掌隸院寺婢 則萬生之陳告宗親府 是誠何心是乎旀 受敎內誤屬他司奴婢陳告者 勿許聽理 法典內父母名當身名 父在續案者 勿許聽理云云 則五十德 本非宗親府案付之婢 李分平介 又非續案中所付之名 則萬生之陳告 有違法文是乎旀 寺奴婢陳告 莫重莫大之事 而萬生之專委是香 是香之代告宗親府 已極無謂 而加屯所志中措語 皆是虛罔 則雖以其矣等招辭觀之 前後擧措 節節殊常是乎旀 柳後安田萬榮等賣買萬生之說 無非加屯等做出之事 金宗立禹京等參見萬生受杖之時 則柳後安買得萬生之說 宗立之所不得聞者 禹京何得以獨聞 萬生招內 前後受杖 至於七十度 而差人所見處 摘奸傷處 臀無杖痕 以此推之 無非構誣之言 雖以事理言之 未決訟前 私杖陳告者 恐非實狀是乎旀 萬生上典田萬榮招內 元無代捧許賣之事云 則各人等 或稱二口代婢 或稱三口代婢 皆是符同加屯之言 其間捏無之狀 不攻自破叱分不喩 至以不干人李廷宗 誣稱平守之上典 奸狀敗露 以其萬生加屯等變幻反覆之狀觀之 訟官意見以爲五十德決非李分之母 李分亦非平介之母 則萬生陳告 都是誣罔是乎矣 莫重寺奴婢査事 不可以訟官愚淺之見 有所自信是乎等以 敢此稟報爲去乎 道以文案相考參商處決行下爲只爲 牒報回送內 徐當考見後 分付次到付事 回送是齊 追于到付使關內 奴加屯等訟事査報狀良中 徐當考見後 分付次題送爲有在果 依所報決給爲乎矣 宗親府粘移次以兩報爲齊 加屯投屬宗親府時 同謀是在 金是香及萬生加屯 幷以捉囚本郡之意 各人所居官良中 分付爲有置 相考施行事 關是置有亦 安東居幼學柳後安等 與榮川居私奴萬生奴婢上送事良中 柳後安等 各呈使議送題音據 各人等査究捧招牒報回送內 徐當考見後 分付次到付向事 回送是齊 追于到付使關內 奴加屯等訟事査報狀良中 徐當考見後 分付次題送爲有在果 依所報決給爲乎矣 宗親府粘移次以兩報爲齊 加屯投屬宗親府時 同謀是在 金是香及萬生加屯 幷以捉囚本郡之意 刻印所居官良中 分付爲有置 相考施行事 關是乎等乙用良 同所訟奴婢 元告柳後安柳世河柳後昌柳後光柳後文等處 依使回送後錄決給爲遣 合行立案者


行郡守(押)
唱魯重成
准張佐漢



故奴太先良妻平介
一所生奴於屯年卅六
二所生婢任玉年卅四
一所生奴完成年十四
二所生婢壬成年八
三所生婢德只年六


三所生奴加屯年卅二
四所生奴乞陽年卄九
五所生婢一丁年卄七
六所生婢愛丁年卄五
七所生婢乙丁年卄二

.

돌아가기

Copyright ⓒ 2004 국제퇴계학회 대구경북지부 All rights reserved.